Moleko

关注我也不会给你好吃的。

© Moleko | Powered by LOFTER

【雷安】正好1

*校园设

*校园欺凌梗有

*我流ooc




雷狮天天盼着安迷修倒霉,倒大霉。

可他怎么也想不到,等安迷修真的倒霉的那一天他居然……


不怎么高兴。


还,挺不爽的。



雷狮和安迷修初中就一个班的。

但是一个班长,一个班级毒瘤,再加上性格不合,每天怼怼那都是日常。

偶尔打一架,医药费自己解决咱也没后患了。


考虑到影响真要打那也是校外,雷狮作为这中学混混头儿,蛮仗义地一个人赴战。安迷修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剑道部部长呀那是。

所以两人打架说是神仙打架一点也不为过,常常引来一堆人围观,尤其女性居多。


算是不打不相熟。

但这两人一个都没意识到在外人看来他们的关系是很亲近的。

甚至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恶友”


可他们之间还是互看不顺眼。

到了升高中,这两人成绩本来就差不多,一个学校简直意料中的事,本以为高中要重演初中的互怼传说。

但——雷狮一看这班级名册可给开心死了。

他和这傻逼安迷修没分到一个班哈哈哈哈


想想其实蛮理所当然的,那十几个班呢,哪这么容易就给分到一起,可他就是跟中了彩票一样开心,当晚就和初中的小弟们一起喝酒撸串到了半夜。不过这也不仅是庆祝,还是道别,和他升到一所高中的只有帕洛斯和佩利。他基本还得从零开始建立自己的势力


所以高一雷狮挺忙的,忙地偶尔看见安迷修也只是用眼神互相怼怼。

本来两人之间一般都是雷狮先挑的头,雷狮不主动招惹安迷修当然不会自己找事。


可是——

雷狮后来回忆道

他那个时候,眼神里锐气收了不少。

大概那时候就出事了,但自己什么都没察觉。



后来升高二的时候。

雷狮因为暑假里和别的学校打了一架在医院躺尸了两个月,直接把新学期也给趟过去了一个月。


后来伤好上学才知道这分班又和安迷修分到一起了。


“靠我早知道选文科了。”

你学霸雷大爷当然是文理双修毫无压力的,本来他也是就着安迷修这种道貌傲然的伪文艺青年一定会选文科的理所当然的想法才心安理得地选的理科。



鬼知道上学第一天就得面对安迷修这张傻脸还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


雷狮就这样带着低气压进了A班。


“喂!我位子在哪?”


当时过了一个月,班里同学早熟络了不少,也知道他们班里有雷狮这么一号大人物。对于雷狮这些人心里也是小小崇拜但更多的是恐惧,于是几人间早就商量好了似得推了个人出来答


“额,恩,是最后一排两个位置中干净的那个。”


这两个位置一看就是多出来没人要坐的那种,雷狮毕竟晚报道了一个月坐这个位置他倒也没太多想法。径直便朝那个位子走去,班里同学见状赶忙让出条路来。


雷狮拉开椅子坐下,啪地一甩书包,环视四周


“啧安迷修那小子还没来么。”


然后他瞥到了他旁边的座位,那就是人们口中比较脏的那个,不,不能说是脏,应该算是破烂不堪,桌面上刻满了各种肮脏嘲讽的骂人字眼,雷狮想自己平常爆粗都没这么过分,然后便马上理解了状况,想想这种没人要的位置除了他这样晚到的也就是分给那种食物链底层的家伙吧,而且这家伙蛮惨的,还刻意分到了校园一霸雷狮旁边,班里人估计就等着看他被自己欺负吧。


这样的人以前班级里也不是没有,还经常有弱不禁风的家伙被强行推来向雷狮挑战。


雷狮对这种弱小的家伙向来不怎么感兴趣,看着那些面对自己都快吓尿了的家伙常常是不屑地一撇眼神,周围的小弟就立刻把人拉下去教训了,他自己手都没离开过裤袋一下。


理解了情况后雷狮注意力马上转移了,死死盯着教室门口想着等安迷修来后该怎么开口怼他,像是“呦呵,优等生安同学居然也会来这么晚哦”这样的话。


确实不太对劲,记忆里初中安迷修从来没迟到过。

不过这记忆没啥考证性,毕竟雷狮一礼拜六天起码一半都是迟到的。他要怎么在自己迟到的那一天证明一个比自己早到的人没迟到呢?


显然是不能的,所以对于比安迷修早来雷狮还是小小高兴了一把。


也就没一会儿,安迷修就不负雷狮所望地出现了,还是踩着点来的。

当即雷狮就朝他扔去了挑衅的眼神。

安迷修也看到了雷狮,他却不像以往那样恶狠狠地回望,只是稍带敌意地看了他一眼。


真的是比初中收敛了不少啊这家伙。雷狮想


看你这皮能装多久,雷狮没有收回目光,继续盯着他。

看他一路在众人的窃窃私语中不紧不慢地走到他旁边,拉开位置,坐下。


然后雷狮的眼神从挑衅变成了震惊。

他想当即大喊,“安迷修不是吧你?!你就是那个被欺负的?!”

显然安迷修没给他机会,上课铃声就在他坐下的前后脚的功夫响起了。


早自修开始前班主任说明了一下晚报道赶来的新同学雷狮的情况,雷狮心不在焉地自我介绍了一下。同学们意思意思鼓鼓掌表示欢迎,这事就揭过去了。


这之后雷狮就整个人沉浸在震惊中。

安迷修、曾经的剑道部部长安迷修、初中班里人缘好的要死的班长安迷修被欺负?!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家伙不是做错位置了?要么就是故意坐我旁边给我找事,他又一次扫视了全班,没有一个位置空缺,途中还看到几个明显不怀好意往这边偷瞄的同学。


他再往安迷修这边看。他正从包里拿出教科书,教科书破破烂烂的,简直是被欺负的学生的标配。


但安迷修看上去挺不在意的,小心翼翼地翻页,认认真真地往上记笔记。倒是雷狮,早自修完全没怎么听,反正他也落了一个月的课程了,不差这半节。


然后早自修下课铃响起,雷狮刚想抓住机会找他问话就被其他同学围了起来。虽然雷狮身为校园混混很多人是害怕的,但雷大爷可是个有长得帅又有风度的混混,再叫上有权有势,不乏迷妹和想怕马屁上位的人。


雷狮嘛,都说了是有风度的混混,哪会赶走这批人,一边敷衍着一些同学的提问和讨好一边朝安迷修那偷瞄。


有几个家伙注意到了雷狮和安迷修的不对头,试探性地问了下“雷哥你和安迷修认识?”


“初中一个学校,要可以我还真不想和他认识。”雷狮没说很多,也没提初中和他怎样死敌,怎样互怼,怎样三天小架七天大架地打。


可那些人偏偏从这话中解读到了什么,再加上雷狮之前看安迷修恶意满满的眼神,当即得出结论——“安迷修绝对惹过雷狮。”


于是又有人窃窃私语着,大抵是“安迷修这小子真不讨好,惹过这么多人。”“雷狮耶,这学校他估计混不下去了。”


之后整个上午的课间雷狮都被围着,完全找不到机会和安迷修说话。


直到午间休息,班里人走了一大半,都去食堂了,剩下的要么是自带便当,要么是准备偷偷打电话叫外卖的。


安迷修也没急着走,他坐在位置上慢条斯理地整理好东西放入书包,然后连包一起带走,直到他走出教室,整个过程没往雷狮这偏一次头。


雷狮其实有一肚子疑惑要问,但真给了他机会他反而不知道从哪开口。仔细想想他根本没有要问的必要,情况很明白了,这家伙就是受欺负了,那去我问什么……而且这家伙这么惨我不应该高兴然后嘲讽他两句么?


可雷狮高兴么?一点也不。

他还有点毛躁躁的。


这是安迷修自己的事,与他何干?以雷狮的性格来说,他既不会去落井下石也不会去帮他。像高一那样不相来往不正好么,本来自己也不想看到他的蠢脸。


强行为自己找了几个理由后平复了心情

雷狮看了下时间,已经下课十分钟了,现在去食堂肯定赶不上饭。只好摸出手机。


“蠢狗,帮忙超市带个面包。”


“我靠老大你手下一帮小弟跑腿找我们这些干部??”


“我新班级不方便。”


之后佩利就没回复了,也不知道答没答应。

雷狮也只好饿着肚子等。


不久后就有人送饭来了,不过不是佩利是卡米尔。


“大哥你已经懒到连午饭都不出去买了么。不动动胖起来实力是会下降的。”


“卡米尔……?你怎么在这?!”


“大哥你最近是在医院躺傻了吗……”


“哦对,你报考了这所学校,是新高一……”


“你能不能对你弟弟的事上点心?……”


雷狮朝他无辜地点点头并表示自己没有置亲弟弟于不顾。却反手便要去抢卡米尔手里的面包。


“不给,这是我的。”


“……你不是过来给我送午饭的么??”


当然是开玩笑的。卡米尔心想。大哥今天心不在焉地十分不对劲。


雷狮懵圈了一会后终于反应过来,注意到了卡米尔进教室开始就提着的塑料袋。伸手要去接。


卡米尔知道雷狮现在心思不在就没多逗他,老老实实把袋子递给了雷狮。里面有雷狮爱吃的炒面面包和自己的下午茶甜点。


然后雷狮拿出了甜点要吃。


完了,自家大哥别是脑子坏了。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卡米尔抢回自己的甜点,甚至贴心地拿出炒面面包帮他大哥拆好递过去。


这可给雷狮看的一愣一愣地。

这是自己的弟弟??


“大哥,听说你和安迷修一个班……”卡米尔估摸雷狮这状态和安迷修有关。


“真不知道是又造了什么孽,我现在转文科还来得及吗……”


“来不及。”


“…………我说说也不行吗?……”


“大哥,注意别太意气用事,新高中我们势力才刚刚稳固,你不想再在医院躺两个月吧……”


雷狮点头,踌躇半天后势又开口。

“安迷修,高中……什么状况?”


“?”


“不……我就刺探下敌情。”


“我新升上来的哪知道啊,去问帕洛斯吧,他高一不是和安迷修一个班吗……”


“他!帕洛斯!高一和安迷修一个班?!我怎么不知道。”


“你真是对底下的事毫不关心。”

卡米尔无奈,起身想要离开,他之前坐在雷狮旁边也就是安迷修的那个位置上。这椅子腿长短不一,坐着难受,他早想起身了。


“恩,我叫他过来问问。”


“要上课了。”卡米尔离开教室前最后留下一句。


近三个月没上课雷狮莫名就觉的这午自修短到没人性,还结束的突然,他甚至只来得及qq上敲一下帕洛斯。


下午第一节是自修。

雷狮本就没心情学习,往旁边一瞅,好家伙,安迷修居然还没来。然后他就更待不住了。随便向督班学生扯了个身体不舒服去医务室的理由就光明正大地离开了。本来他雷大爷要走根本就没人敢拦,也许安迷修敢,可他不在。


出来后雷狮也完全没想好要去哪儿。总不能现在去找帕洛斯吧,人还在上课呢。更不可能去找安迷修,这家伙大中午的书包都背走了,指不定早回家了。


雷狮想着,就真去了医务室。

在这躺着玩玩手机也不错。


结果推开门的下一秒,他就想抽死刚刚的自己。


孽缘,真是孽缘。


安迷修就坐在床上看书。窗开了一半,白色窗帘半遮着午后刺眼的阳光,透进室内。就这样映在他和他的书上。


正好。


雷狮不由地想到了这个词。

甚至是有那么一瞬他不想开口惊扰眼前的景象。


结果景象自己先动了。


雷狮开门声蛮大的,甚至可以说他是踢开门进来的,所以安迷修是皱着眉抬头去看的噪音来源,发现是雷狮时他有些惊讶,但很快又恢复平静重新投入于书籍中了。此间却不发一言。


雷狮怒,这家伙刚看到自己明显皱着的眉头更紧了。

“老师在吗?——”结果先开口的还是雷狮。这话倒开的不突兀,像是他本身就是来看病的普通学生。


“保健老师今天不在。”安迷修头都没抬一下“如果只是小擦伤小感冒的话我可以帮你。”他平淡地回话,也像是来的人只是普通同学。


(2)

评论(32)
热度(2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