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也不会给你棒棒糖

【雷安】正好2

(1)


“哦,那不必了,我就是翘课找个地躺会。”


保健室不大,供人躺的床位只有两个,安迷修躺在靠窗的那个。


雷狮觉的自己今天一定是疯了,换作平时他绝对不可能愿意和安迷修独处一室。可他现在却躺在安迷修旁边的床上刷手机玩。


这不是很青春么,两个翘课学生在保健室的偶遇。


然后一个在学习?另一个玩手机??


雷狮刷着手机却心不在焉的,他觉着这气氛奇怪极了,频频往安迷修那儿偷看。

安迷修严格来说并不算是翘课,他确实受伤了,

手上,腿上都缠着绷带,脸颊还贴着创口贴。除了腿上的伤,雷狮回忆上午,其他的应该都是新伤。


啧啧,这些欺负人的也太不行了。想想安迷修平时和自己干架受的伤,这些真算是轻的。


一节课很快就过去了,他们两个除了刚开始的对话后没有任何交流。最后是雷狮先离开的保健室。


拐出门后不久就看到了往自己教室赶的帕洛斯


“找我什么事?”


“恩…”雷狮犹豫,本来是挺想问安迷修的事的。但他回想起刚才“没什么,之后再说吧。”


帕洛斯白了雷狮一眼就往回走。期间与安迷修擦肩而过时斜着瞟了他一下。


这对海盗团成员来说很正常,可雷狮就是莫名觉得帕洛斯知道些什么。


之后雷狮和安迷修一前一后地走着,距离隔的很远,只是两个往同一目标赶的普通学生。


雷狮先到班级坐下了。之后安迷修不紧不慢地赶来,来到位置前却不急着坐,眼见他亲车熟路地清理掉椅子上和抽屉里的图钉,再三确认是否涂了胶水或颜料直到上课铃响起才勉强坐下。


真累。雷狮咂舌。


结果还是防不胜防,安迷修摊开课本把手放桌上时突然感觉被什么扎了一下,吃痛地收回手把手指放嘴里允着,流血了……

安迷修这一下动静蛮大的,班里隐约听到了偷笑的声音,授课的老师以为底下学生开小差,重重地敲了下黑板决定挑个学生起来回答,眼见安迷修忙着处理伤口似没在听课。就喊到了他。


到底是年级第五,即便是突然喊他起来回答他也是从容应对。只是可怜了他的书,未被处理的手指划过书页留下两道血痕。


坐下后安迷修赶紧从包里翻出创口贴贴上,也不顾疼不疼了,拿起纸巾就抢救书本,刚才被扎到也没这么手忙脚乱的。


雷狮想,他应该是很爱惜书本的,即便是那些被别人毁的破破烂烂的书,也是被小心翼翼地补好的样子。


然后他又想起了初中有一次,他为了挑衅安迷修弄坏了他的书,那之后两个人纷纷打的进了医院。


再然后回到现在,雷狮在想要不要告诉他还没找出是什么东西扎了他。

结果安迷修马上又被扎了,只好再浪费一张创口贴。之后他学乖了,用纸巾包着手在桌面摸索翻找了半天。


是根又细又尖的银针,直直地插在桌面上。

很难被发现。


这些人花样还真多。雷狮感叹。这种东西是不太能怎么伤人,但却是够麻烦。


安迷修把银针用纸巾包好放在一边,继续徒劳地尝试抢救书本,一会儿后也就放弃了以免给书造成更大地破坏。


真是有够爱惜书本的。

想到那些人没准还没被安迷修揍一顿雷狮就惊讶地不自觉地张大了嘴。


然后就被眼尖的老师发现他没在听讲了即便他一直没在听讲。


“雷狮,上来做一下这题。”


雷狮完全可以以自己一个月没上课的理由推掉,可雷大爷是这样的人么?不是。


他当然是很拽地上去完全用我流的解法做了出来。

不就是数学题吗,雷大爷即便一个月甚至更久不上课他也能根据已有的信息推出规律和公式然后以创新的方式做出来。

弄得老师连连惊叹“雷狮同学的解法很特别啊,答案是对的但大家还是不要学的好。官方解法的话是这样……”

不过他的这个逼还是装的很成功的,瞬时收获不少迷弟迷妹。

雷狮下意识地往安迷修那看。他还是盯着自己的书在心疼。


雷狮马上又觉得自己掉价了,干嘛在意他的看法。


下课后雷狮有意无意地目睹了那些人怎样来找安迷修茬,大抵也是觉得雷狮估计不会在意他们就大胆地出手了。


让人好笑又无奈的找茬。

毕竟在教室也不好放开手脚地欺负。碰歪桌子抽他椅子干扰他看书恶言相向都是小的。

安迷修全数无视。


直到有个家伙拿着瓶饮料从安迷修旁边经过时故意碰到他然后把饮料撒了,还撒的特别干净,安迷修头发到衣服都湿了一大片。


“哎呦,安哥我一不小心那个手抖撞到了。”那家伙笑得贱兮兮的一看就不真心。“不过这也得怪您哪,干嘛坐这儿,影响我们孝敬雷哥。”


关我屁事。雷狮愤怒。

妈的狗腿还狗腿到我身上来,我手下可没这种一脸汉奸样的家伙。


安迷修嗖一下站起来,雷狮想他这该忍不住了吧,赶紧暴露你本性揍他吧。


结果安迷修只是瞪了那人一眼。

“请。你。当。心。点。”

一字一句,语调放得特别冷。


按雷狮多年经验来看,这家伙是真生了气的。

结果那人还不讨好,继续拉仇恨。

“哎呦我好怕哦。”


安迷修没再多回嘴,默默从包里拿出毛巾擦拭头发和衣服。

众人觉无趣便渐渐散去了。


雷狮惊讶他的忍耐力,但刚刚那人要换了他往安迷修泼饮料然而他也确实这么干过保准安迷修抄起桌上的保温瓶就往他头上砸。


这天结束的时候雷狮过的恍恍惚惚的,他感觉十分的不真切。不真切在他和安迷修的关系。


他想过无数种和安迷修对峙的场景,可唯独没想过这种……这种怎么说。


就是那种过了好几年同学聚会上看着脸却叫不出名字;突发奇想背着班级名册到这个学号却想不起对应的是谁;qq里加了好友给了实名备注却从没说过一句话的那种……


对。普通同学关系。


他没想到他还能和安迷修以普通同学的关系相处。

他感觉不舒服极了,最好现在就能找安迷修打一架。


(3)

评论(29)
热度(1307)
© Mole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