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eko

关注我也不会给你好吃的。

© Moleko | Powered by LOFTER

【雷安】正好3

(1)    

(2)


雷狮说想,雷狮就会这么做。

他从来不是一个会让想法搁置而不付诸行动的人。那只会让自己憋的难受。


可这样只是一半的雷狮,他也不会为了一时的想法而捣乱原定计划。


重要的是时机。


显然现在不会是一个好的时机,他打消了在校门口堵安迷修的计划。


略略思考了下发现自己居然不知道手下都要去做些什么。卡米尔是对的,返校第一天不关心关心自己的组织怎样了还把心思都放在安迷修身上。


黑历史……这一定会成为黑历史。


还抑郁着呢卡米尔就给雷狮来了电话

“大哥,我们今天要去围堵几个在我们地盘上收学生保护费的家伙,你来么。”

“来。”

刚出院,正好活动下筋骨。


这种人太常有了,专抓那些胆小怕事的家伙要钱。

还把不把雷狮海盗团放眼里了。

纠正一下,雷狮他们可不是什么正义团伙,这完全是面子问题。


和卡米尔他们汇合后商量了下对策。

其实没啥,咱们用实力说话嘛,逮着人揍一顿警告下就完事了。

然后就直接往这批人平时活动的地方杀去。


刚打上照面,这下雷狮想骂街了。

他觉得要么安迷修故意的,要么就是老天在玩我。


这伙人堵的安迷修。


看样子今天不用出手了。

雷狮拦下和他一起来的人,说先看戏。


“同学,借点钱花花呗。”


“没有。”


“怎么会没有呢……?”领头伦起胳膊显然是在威胁。


安迷修轻轻啧了一声,大抵是觉得麻烦。


“配合点小同学,我们也不想使用暴力。”


雷狮在一旁暗笑,想你们要是使用暴力你们就完了。


可这些人明显不具备雷狮的思维,见安迷修还是不同意,二话不说就要干。

领头的抬手一拳就朝安迷修脸上冲。安迷修轻巧躲开却不还击,估计是想逃走。


这可不像你啊,安迷修。雷狮感叹。要放以前安迷修保准揍的这群人怀疑人生。


看样子这伙人堵人还是蛮有经验的,眼瞅着安迷修要跑就把他后路断了。


这下总该出手了吧安迷修。


结果安迷修长叹一口气,老老实实掏出钱包给了那伙人。一言不发的走了。


“早这样不就好了吗。”


“我靠,这都能忍?”雷狮差点喊出声。但是想想安迷修这一天都忍下来了,还差这一时半会的。


可这不一样!!

雷狮震惊,他原本以为安迷修不出手是因为在学校,可现在不仅在校外面对着的还是他深恶痛疾的恶党,他居然也忍下来了。

看样子安迷修根本不是学乖了,这是吃错药了!!!


雷狮交代了卡米尔一下,就跑去追安迷修了。

他觉得自己很不理智,搞得跟自己很关心安迷修似的。

可其实他就是气,气安迷修现在这个状态,又想那我以前搞事时被他揍的算什么??凭什么这群人就不用被揍。



思考间雷狮就赶上了安迷修,掰过他肩膀拽起衣领就问话。

“你搞什么?????!!”


“你搞什么?!”安迷修回敬。


“……”雷狮哑言。


安迷修拍掉雷狮拽着他衣领的手,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你刚刚……为什么不出手。”


“你怎么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雷狮又被问的没了声。他总不能说自己是在旁边偷看吧。


安迷修见雷狮不答话势又要走。


“你到底搞什么??安迷修???”雷狮的这句话几乎是憋出来的。


“和你没关系吧……”

安迷修声音平淡又冷静,可听在雷狮耳朵就是刺痛得难受。


“我现在就揍你。”雷狮又拽起安迷修的衣领,握紧拳头就要揍过去。

可拳头到他脸边却停下了


因为安迷修说:“我不会和你打架的。”


什么玩意儿???雷狮以为自己听错了。好嘛,这家伙连死对头都不打了,那还是安迷修吗??


雷狮心情复杂地看着面前这个套着安迷修皮的家伙,狠狠呸了一下,差点就是把口水吐出来到对方脸上。


安迷修见雷狮紧拽着自己衣领的手松了不少,挣脱开来就要走。他觉得自己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没有其他事我走了。”


“等一下。”

雷狮冲上去,这一拳还是揍下来了,没有预计中的狠,可也够安迷修痛上好一阵。


然后雷狮头也不回地走了,安迷修到最后也没有还手。


雷狮一边走一边气,他心里给自己摇摇头,说,这也不是个好时机。


回到那边,事情已经处理好了,人都散了,就剩下卡米尔他们三人了。

卡米尔见雷狮过来报告了下具体情况,然后拿出一个钱包,是安迷修之前交出来的那个。

真丑。雷狮想。


“要还给他吗。”

卡米尔到是厚道,这会儿还想着要不要还钱包。


“不用。”

雷狮夺过钱包就打开来看。

好家伙,怪不得给钱包给的这么果断,合着里面根本就没多少钱。

一张红色毛爷爷,加上零零散散的十块二十块,一共也就170。


雷狮想想,自己不在的两个月他们三个帮了不少忙。

就说“走吧,请你们吃饭。”

恩,用安迷修的钱,这波不亏。


四个混混能上哪吃饭呢,当然是撸串。

一顿饭吃的挺开心,因为有佩利在170怎么可能够吃,雷狮也就大方地自己贴了不少,还叫了冰啤。

结果喝的醉熏熏的。

一边吃大家一边聊,雷狮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精的原因,不经意地就提到了安迷修。

场面瞬间冷下来。

帕洛斯和卡米尔对视一眼开了口

“老大,你之前是想问我安迷修的事吧。”


“啊?……恩。”雷狮惊讶酒精真厉害,还能把自己变诚实。他要清醒着肯定是不会承认的


“这家伙高中很倒霉。”帕洛斯看起来是要讲原委了“不过也得怪他自己。”


“什么情况?”佩利显然也是不知情的。“我看他一直被欺负还以为雷狮老大指示的呢哈哈哈哈哈”


我哪会用这么低劣的手段。雷狮嘀咕着,没有人听见。


“恩,他高中也是加了剑道部的。然后剑道部部长是个很蛮横无理爱欺负新人的家伙。你们应该知道这个人的……这家伙也有不少人跟着,但是上学期归顺我们了。”


哦——那个人啊,雷狮回忆着,在脑内构思出了这个人的脸,一看就是那种有一套做一套的人。想着这人在手下面前摆架子的模样再到自己面前就是一脸的讨好,雷狮就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不喜欢他。”佩利很耿直地就说了


“谁管你喜不喜欢。”帕洛斯白眼,“安迷修本来剑术就出色,在部里很抢风头,后来有一次,那个部长欺负新人欺负地过分,安迷修嘛,你们也知道的他那什么白痴骑士道,看不过就出手帮了那个新人,结果被部长转火就带头孤立他了,后来还逼他退了部。本来这种行为扩散起来就快,有人带头就有人跟,再说那个部长在我们入学前也算是势力最大的,不好惹。明眼的就上去附和,不知道具体情况的也就躲得远远的,谁愿意惹事呢。后来也就不用上面带头下面的人也会主动去给安迷修添堵了。不久安迷修就成了众矢之的。”


“这家伙真窝囊。”佩利从来不会遮掩自己的想法,何况面对讨厌的安迷修。

雷狮表示同意,但又觉得没那么简单。


“也很正常……他本来锋芒就太锐。”卡米尔总结“这样的人要么是领头人,要么就会被孤立。”


雷狮听得出卡米尔话里是在夸自己,暗暗笑了一下。

其他人看他笑的傻兮兮的,以为他喝醉了,便催着要回家。



是啊,安迷修真的是个锋芒太锐的人,可他又是个不会让步的人,总是坚持着自己的那一套,即使这样很容易碰壁。


“这也没办法啊……”

雷狮迷迷糊糊得想起了安迷修曾经和他说过的话。

“骑士从来只会向前。”



雷狮摇摇头,“太简单。”

“什么意思?”也不知道是谁在问。

雷狮没有答,他的意思是,安迷修哪有那么容易就被这些给击败,然后他想起了今天那个不像安迷修的安迷修……这之中肯定还有些什么。



想着想着他又懊恼,不管因为什么安迷修都不应该变成这样子。



(4)

评论(21)
热度(1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