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eko

关注我也不会给你好吃的。

© Moleko | Powered by LOFTER

【雷安】正好5

(1) 

(4)


体育老师吹哨叫了暂停。


只有雷狮和部分人知道这是设计好了的,场外人看着只是传球失误的意外而已。


但其实这个计划是出了差错的,那就是雷狮。那个球原本也不是传给雷狮的,说到底哪有人会去设计雷狮完成这一计划。


算是意外收获?那些人记得雷狮和安迷修有仇的来着。没准这一球就给踢爽了。


可雷狮现在脑子里屁都没有,既没有被算计了的生气,也没有因为球踢中了安迷修而高兴。他现在仅仅是单纯地这么想,妈的安迷修连这球都躲不过。


那边体育老师在喊自己过去,雷狮想这场面功夫还是要做的,就乖乖过去了。


说明了这是意外事故不走心地表明了一下歉意,然后体育老师就指名道姓地让雷狮送安迷修去保健室了。


雷狮想,看来他这高中混的挺不成功的,要么就是这老师新来的,那放以前哪有老师敢叫雷狮做这种事,就等着给安迷修收尸吧。


有些同学怕雷狮不乐意,就自发想帮雷狮接了这活。


估计体育老师其实是热心肠,想着这虽然是意外,但让两个同学结下梁子可不好,正好让雷狮照顾一下等安迷修醒来好道歉,就执意让雷狮去。


雷狮也没推脱,你想就安迷修现在在班级里的处境,他真要让这些人带安迷修去那他就等着给安迷修收尸吧。


安迷修还躺在地上不省人事,雷狮思量着该怎么把他给带过去,背着麻烦,抱着又太gay

于是拎起安迷修胳膊搭自己肩上,另一只手托着他的腰就这样半搀着走,安迷修比雷狮矮了些,这样搀着,脚几乎都没着地,整个人都是挂在雷狮身上的。雷狮掂了掂分量,嘶——这可不像是个近一米八的男人该有的重量。


太轻了……


结果走到保健室前他又犹豫了,在印象中这保健老师似乎是个在上班日堂而皇之翘掉工作的人,这要是不在安迷修怎么处理?


扔垃圾桶自生自灭。


这是雷狮脑子里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


可这保健室里面的人是算好了似得,在雷狮走神的一瞬猝不及防地朝外打开门,差一点撞在雷狮引以为傲的鼻子上。


罪魁祸首是一脸纯良的保健老师丹尼尔。


雷狮还在措辞着如何开口,丹尼尔就冷不仃冒出来了句。


“你是雷狮?”


雷狮懵逼,你怎么知道我就是雷狮。但他还是点了点头表示承认。


然后丹尼尔若有所思地看了眼趴在雷狮身上的安迷修。


“你揍的?”


我要揍了他我还犯得着特意送过来。
雷狮觉得这样理所当然的问题他完全不用答。


结果丹尼尔却又仿佛看不懂似得接上一句


“下手真狠。”


这下雷狮怒了,他把安迷修粗暴地甩给丹尼尔并决定解释清楚。


本来很复杂的事情原委到他这儿却是一省再省,变成了
“这家伙上体育课给足球砸到了。”


“哦——”丹尼尔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转头又看向雷狮


“我再确认下,你是雷狮?”


雷狮觉得莫名奇妙的。

“我就是!”


“那不对啊。”丹尼尔笑了“我听说的雷狮可不会像这样把安迷修送过来。”


哦。原来丹尼尔和安迷修关系不错。


丹尼尔给安迷修包扎好后确认了问题不大,估计过会儿就能醒来,雷狮见状马上要走,但丹尼尔却拉着他饶有兴致地聊了起来。然后雷狮就得出了这么个结论。


说聊那也太抬举雷狮了,因为根本是丹尼尔单方面地在说话,雷狮就是见差不多了回复些恩啊哦。


然后雷狮知道了原来安迷修是因为经常来保健室所以和丹尼尔熟络起来的,原来安迷修中午和自修不在基本是跑保健室来了,原来丹尼尔不是故意翘班的因为有安迷修帮他看着,原来安迷修还和丹尼尔讲起过雷狮……


“哈哈哈,他说的太形象了以至于我第一眼看见你就下意识地认为你是雷狮。”


“恩……”
雷狮现在大脑很乱,一下子获得的信息量太多他还没反应过来。

他其实很想问丹尼尔“安迷修是怎么定位我的?”朋友?死敌?还是普通同学。


结果问出口的却是别的一个问题


“老师知道安迷修的事吗?”

他这句的潜台词很明显,就是问他知不知道安迷修现在的处境。

丹尼尔也听懂了。
“知道……”


“那为什么……”


丹尼尔常挂脸上的笑容变得沉重了不少。
“我想帮他,但他拒绝了。”


“……”


“这是我自己的事。”


雷狮诧异地往床那边看,安迷修已经醒了。


“看来问题不大还活蹦乱跳的。”雷狮下意识地出口就是恶言。


“托您的福。没死成。”


真是挺精神的,居然还有心情调侃我,早知道刚才那一球就踢得再重些了。雷狮暗暗后悔。


“你还得感谢我。”


安迷修以为这是指雷狮把他送保健室来,捧读的谢谢还没憋出口。雷狮就接着说了。

“要不是我初中天天揍你给锻炼的你哪能挨这一下。”


呵……恶党。
“你要是来嘲讽我的就赶紧走吧。”


我倒还想嘲讽你呢。雷狮看他一脸的狼狈样,记得他每天都挂新伤不带停的。嘲讽的话到嘴边又给咽了下去。


反正是觉得既然这平衡已经打破,还知道了一堆不该知道的,他现在想撇也撇不干净了。
所以雷狮决定要管。就为安迷修能够在一个未曾相识的人面前描述自己到别人能一眼认出。


“安迷修……你有必要忍到这一步吗。”
雷狮这句几乎是在质问,他太不解了。


“你明明……”
明明可以反抗的,明明可以过的更好的,明明可以向我寻求帮助的……


结果安迷修一句话全给雷狮塞了回去。


“我不需要恶党的同情。”


同情?!好家伙难得的关心还给他当成了同情。
真是作贱了自己刚刚的感情。还想着这破事我管定了结果人家压根不领情。


雷狮现在气的只想摔门而走,结果真正摔门走的却是安迷修。


雷狮气,非常气,但他看见安迷修走过时略略颤抖的身体时,他突然不气了。


因为他发现安迷修也在气。


他气什么呢。


雷狮意识到是自己错了。
那是安迷修啊,他怎么可能向自己寻求帮助,怎么可能愿意接受自己的帮助,对他来说也许自己去帮着欺负也比这样施舍他关心来的好得多。


被误会成同情也不是没道理,毕竟自己的狼狈样最不想被看见的就是死敌了,被死敌同情更是比这还要痛苦的事。


雷狮决定换种态度
“安迷修。”


安迷修转头回望,眼里的倔强显露无疑。以及雷狮注意到的,一丝疲惫。


“你累吗?”


安迷修没回话,他默默转过了头,只留了一个背影给雷狮。

累啊当然累啊,我看着都累。雷狮望着安迷修满是疲惫的背影替他答。


“可我只能忍。”


(6)

评论(19)
热度(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