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也不会给你棒棒糖

【雷安】正好6

(1) 

(5)


安迷修走掉了。


雷狮这下可以肯定这里面有什么缘由。

于是他没急着走。转而望向一旁看了好久戏的丹尼尔。


“别看啦,我不会告诉你的。”

丹尼尔神了似的一眼看透雷狮要问什么。


“为什么??”


“安迷修不会想让你知道的。”


他不想让我知道我偏要知道。


雷狮偷偷瞪一眼丹尼尔,却还是小心翼翼地打了个招呼才走。



走的是潇洒,可除了丹尼尔这边雷狮还真不知道要怎么打听。

去逼问安迷修?不可能的安迷修就是死也不会说的。

去问安迷修周围的人?哇靠仔细想想安迷修真是惨他身边好像除了丹尼尔和自己就没别人了。


这会儿正好是下课,走廊上全是人,雷狮自顾地走着神也不怕有人会撞上,谁敢撞雷狮呢。

还真有人,海盗团的人,海盗团缺根筋的人。


“谁啊走路也不看着——我靠老大。”


事实证明这两人都没看路。


“啊?佩利啊。有事吗?”雷狮显然还没回过神完全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这别是给蠢狗撞傻了。”

会和佩利一起来的,敢于开雷狮玩笑,十成就是帕洛斯了。雷狮不用抬头去看就知道。


帕洛斯……等等?帕洛斯?!


雷狮现在的感觉就像是找了半天的东西发现是拿在手里时的气恼又开心。


“对了你来一下。”


帕洛斯一脸莫名其妙地跟着来了个人少的地方,他甚至有一种是不是自己犯了什么事的错觉。


“雷老大昨天你那瓶可乐是佩利喝的和我没关系。”

还是赶紧先认错加甩锅。


“我靠我说我明明放桌上的……等等我不是来和你讨论这个的。”


“你讲。”


“你之前提到的安迷修的事其实没讲全吧。”


“为什么这么觉得。”


“太顺利了,说实话我不觉得安迷修不会反抗一下什么的。”


“也许还有原因可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帕洛斯摊手。


“你知道的。”


“我也只是安迷修高一的普通同学啊我哪知道那么多。”


“别扯谎了,你说这些谎对你意义不大。”


“你就这么确信?”


“如果你只是他高一班里的一个普通同学的话,你的确就知道这么多了,但你同时也是海盗团的成员。”


“……”


“所以你肯定打听过一些消息。”


“哇——”帕洛斯配合地鼓起了掌“福尔摩雷。”


“那是,我可是雷狮。”雷狮一点没谦虚地接受了这个称谓。


“其实我也没打算隐瞒着的。”帕洛斯有些玩味地看着雷狮“就如你说的我扯谎对我意义不大,同样的我说出一切对你意义也不大。”


“是啊——”雷狮承认“我特么是着了魔么居然要去做一些对我毫无意义的事。”


“我看不是着了魔,是脑袋被门挤了。”


“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老大了。”

这是要造反了,但雷狮蛮认同帕洛斯的想法的,感觉真是被门挤了,这门还肯定是安迷修关的。



“是是是老大。”帕洛斯吐舌“我要是死活不告诉你呢。”



“揍你一顿。”雷狮毫不犹豫地说出口。


完了,帕洛斯想, 老大都胳膊肘往外拐,这海盗团怕是没有未来了。


“你别墨迹了,快告诉我。”


“恩——我说过的吧这也得怪他自己。”帕洛斯那双属于骗子的眼睛习惯性地那么一转。


雷狮想起来那天他和安迷修擦肩而过时的眼神,怎么说,就是捕猎者对放弃抵抗的猎物的一种漫不经心,这个骗子甚至都懒得掩饰眼睛里的无所谓。


“你意思是问题出在他自己身上。”


“就是这样。”帕洛斯笃定“要不然安迷修陷入这种情况第一个行动不就该是我们海盗团吗但我跟你报告过没?”


“没有。”帕洛斯自己回答“因为没这个必要。”


我看是你懒,雷狮默默吐槽。


“所以他是自甘堕落放弃抵抗?”


“是啊。”


“他骑士精神被狗吃了???”


“你怎么好像比他还了解他的骑士精神啊。”


雷狮被说的没了声。


帕洛斯也没好再逗他


“你觉得对一个骑士来说最可怕的是什么?”

“再多再强的敌人冲着他来也未必能击倒他。”

“可他却倒在了来自身边人的小刀之下。”



“帕洛斯……”雷狮神情严肃。“你到底说事呢还是写诗。”


帕洛斯笑哭:“好好好我好好讲。你还记得我之前提到的那个被部长欺负的新人吗。安迷修当时帮他在部里闹的事挺大的,说转火欺负安迷修其实那人也给牵扯了进去的,而且……他被欺负的比之前还惨。鼻青脸肿的,后来还被一起退了部。”


“安迷修嘛……实力你也知道的,放学被人堵了想教训他一顿结果被教训的只能是他们自己,可那个新人就不是了啊,三天两头进医院,听说还因此闹过罢学。然后弱者嘛你知道的,他哪里有胆子指控始作俑者,舆论矛头就都指向了安迷修。”


“他就这么妥协了?”


“是没这么容易,但问题是没人希望他反抗。校园暴力嘛,这个人不行了就换个人欺负,总要有人待在最底层的,本来就处于舆论尖峰,哪有人愿意替他说话,他就算是反抗了直接阻止了那些人的欺凌行为,他也得忍受来自更多弱者的冷暴力。”



“你倒知道的清楚。”

雷狮肯定帕洛斯知道一些细节,没想到知道的这么清楚。


“我本意是推波助澜的,不过好像并不需要我这么做。”帕洛斯这时候倒挺诚实的就承认了自己有过一些想法。


“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我也只是旁观者角度在分析,你要真想知道那家伙怎么想的直接去问他吧。”


问他?我问的出口吗。

就问他你帮助别人结果给他造成更多麻烦你什么心情,还是问他好心好意地帮助别人结果被反咬一口是什么心情。


骑士从不畏惧任何强暴,可他守护的对象站到了对立面,他一直前进的道路则遭到所有人的反对。


安迷修没做错什么,可他缺少一个能对他说“你没错”的人。


(7)

评论(29)
热度(1311)
© Mole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