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eko

关注我也不会给你好吃的。

© Moleko | Powered by LOFTER

【雷安】正好9

(1)

(8)



雷狮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医院了。


刚恢复意识那会,雷狮其实还设想过各种情况,没准打不过拖走被关小黑屋了,没准被弃尸荒野了,没准……是在安迷修家呢。


结果睁开眼就看见理所应当出现的医院天花板。


失望。

这东西雷狮之前可看了两个月呢。


后脑勺疼得要死,不过就现在自己意识清醒来看碎掉的应该是板砖而不是头盖骨。


雷狮艰难地挪动脑袋往旁边床位看去,按他的设想,应该是自己倒下后安迷修小宇宙爆发,狠狠教训一通敌人同时也挂上彩,然后拖着雷狮来医院,现在应该两人通通躺尸在病床上才对。


我靠单间。


“大哥你醒了?”


卡米尔守在病床旁,黑眼圈很浓看样子是一晚上没睡。


雷狮直想抽自己一嘴巴子,居然让自己的弟弟担心。


但他也没怪罪是安迷修的错,冲上去帮安迷修是自己,一不小心中招的也是自己。倒不是因为他喜欢把责任都往身上揽,冲动和让别人担心是两回事,他要做到最好,带着安迷修全身而退才是原本目的。


可他这次没做到最好。

“抱歉。”让你担心了。


卡米尔摇摇头。

“早习惯了,本以为今年没有安迷修情况会好些你还是三天两头往医院跑。”


卡米尔提到安迷修的时候雷狮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本不好意思开口就提安迷修的,何况他这回进医院还和安迷修脱不了干系。

既然提到了顺势问一下也没什么,雷狮自我安慰。


“安迷修呢。”


“什么意思?”卡米尔纳闷“我接到医院打给家属的电话就来了,我连你怎么受的伤都不知道,你给我打完电话后发生了什么?”


卡米尔一头雾水,雷狮就更一头雾水了。


那之后发生了什么?那群人呢?安迷修呢?


“不会是他揍的你吧,大哥你实力难道退了……?”


“没有。”雷狮肯定地回答,比不过安迷修?这是雷狮列的不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top2


顺便top1是喜欢安迷修。


这个top1看着画风很奇怪。说来话长,以雷狮直男思维哪能想到那一层,他最多能说出和安迷修和平相处是不可能的。

这其实是一个妹子的玩笑。


“雷狮你天天搞安迷修难道喜欢他?”


通过和喜欢的人对着干来引起对方注意这种行为是小学生才会有的。雷狮以为很懂,我又不是小学生。


于是他就说出了喜欢安迷修是最不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并衍生出了top2,top3 。


雷狮回忆着无关紧要的事,并感觉到一丝恶寒,心想事物的发展还真是无法预测,他预测不到安迷修会混成这样,他预测不到自己还会不要命地帮他,预测不到帮了他还能进医院。没准哪个平行宇宙里他就喜欢上安迷修了呢……?


然后他也没预测到佩利和帕洛斯突然就跑来探病了。


“哦哟,醒了?”

帕洛斯好像一副巴不得自己就此躺床上起不来的表情。


“老大你怎么回事啊居然能给北校的人揍进医院。”

佩利没心没肺地道出了一句能让雷狮气的从床上跳起来暴打他的话。

什么道理呀,他们明明是偷袭的。

可偷袭他堂堂雷狮难道招架不住吗。记得初中别校的那什么叫鬼狐的,指挥打架以偷袭出的名,雷狮就算知道他还大胆地把背后露给敌人,最后照样赢的毫无悬念。


雷狮知道自己这回不占理,气归气,却只以沉默表现出来。


“北校的人打的,你们调查清楚了?”卡米尔问。


看来这两人也不单纯看热闹来了。


“从西校人那打听的。”


西校和北校离得比较近,那个点有路过的西校学生倒很正常。

不过雷狮也挺疑惑,他们和西校关系不和,暑假还和西校干过一架,还记得那个什么叫嘉德罗斯的,当时就是被他打进的医院。


“咱不是和西校不对头么……这你都能打听?”


“想不到吧,西校里有我们的人。”帕洛斯一脸得意“我拉拢的。”


还真是哪个世代哪个地方都有二五仔啊。


“被谁打的这事你问我不就知道,能弄些更有用的情报吗??”


“这不是怕老大你脸皮薄不好意思说吗……”

这佩利今天存心来气我的吗,句句戳到自己痛处。要不是有伤在身,雷狮怕不是现在就给医院增个病号。


“快说正事!”


“额西校的人路过时说你已经倒在地上了。他们顺手还给帮了个忙。”


“这还真有路见不平的人啊?”


“不知道,但老大你这样不好欠了他们校一个人情”


那又怎样,安迷修还欠了我一个人情呢。

“我又怎么上医院的?”


“当时和你一起的一个家伙给送过来的。谁啊?”


“安迷修。”


雷狮也没打算隐瞒。何况他现在不太高兴,说是无法预测事物的发展这还真无法预测。这一点没按他设想的套路来,倒不是道理上说不通,而是太说的通了,他自觉无趣。说好的两人出入生死可以增进感情呢?现在其他人跑来插手算是怎么回事?


呸,我和他增进个屁感情。

雷狮感觉自己的思想真是越来越奇怪了,别是着了那妹子说的话的道。


“又是安迷修??”卡米尔惊呼。


“他都这样了还来祸害你啊。”佩利和帕洛斯显然误会了什么“要教训他一下吗?”


“和他没关系。”是我自己主动找上去的。

后半句雷狮没好意思说出来。


“不教训他那要教训一下北校那帮人吗?这一出搞得老大你在西校是名誉扫地了。”


“蠢狗你忘了吗?暑假他被嘉德罗斯打进医院那回就已经名誉扫地了,西校普天同庆还特意开party庆祝,你不知道他们在party上是怎么嘲讽雷狮的……”


“你难不成还去了?”

雷狮现在感觉脑袋不疼了,心疼的要死。这佩利和帕洛斯哪是来探病的啊,这是想活活把自己气死。


“没有!老大我真没有!”


“算了算了,都不用你们去教训。不过有个人……你们帮我揍一顿,最好是揍到上不来学。”


………………



送走佩利和帕洛斯后,卡米尔也回去补觉了。

雷狮一个人没事做,就躺床上发呆。

是挺不高兴的,一切都在计划外,好在雷狮并不是一个执着于计划的人,根本目的达到了就行。这一回雷狮付出很大,又是进医院又是名誉扫地的。

“哼!安迷修你看看欠了我多少人情。”

人情欠是归欠,雷狮也没想着要让他还,无非是想让安迷修有点愧意,让他能好好让自己解释清楚,并不是同情,是真的想帮他。



第二天来了个不速之客。


“不是安迷修你失望了?”


“你什么意思。”


凯莉嘻嘻一下以玩笑带过。


“我过来是有正事的,你以为我高兴过来吗。”


看你就一脸幸灾乐祸。


“快说吧。”


凯莉扔给他一打试卷,还把他前天放学校没拿的书包给带过来了。


“看你这伤势运动会是赶不上了。唉可惜了我给你报的那几个项目。”


还真是你给我报的!真是谢谢安迷修了,要那一串全参加运动会结束我还得进医院。雷狮惊魂未定的在内心歌颂安迷修。


“诺,学习资料和作业。我可告诉你运动会结束就是期中考了。”


这丧尽天良的学校,先让我们运动会玩爽了,再考试看看自己到底几斤几两。混蛋,太混蛋了。


交代完拿回了之前雷狮借走的本子凯莉就要走。雷狮觉得不对,好像缺点什么。


“就这些?”


“恩,就这些?”


“不是……你是不是漏说什么了。”


“什么?”


“安迷修……”

雷狮问出口后就反应过来凯莉是在逗自己玩,好在昨天被帕洛斯和佩利气过了,现在心态摆正了不少,才没有从床上跳起来。


“安迷修挺好的。就是腿脚不便,运动会还能给他报个投掷类的。”


“没了?”


“你要关心那学校的经费的话,那群人根本没给真的,信封里全塞的优惠券。”


“恩………”


凯莉知道自己是没答到点子上,她想等雷狮说出来。结果等半天雷狮就自己一个人在那闷。气氛尴尬的不行。



“安迷修不会过来的。”


“我又没想要他来……”雷狮嘀咕,声音轻的不行,也不知道是说给凯莉的还是给自己听的。


“雷狮。”凯莉神色少有的严肃

“你这一步,走错了。”


凯莉说完就后悔了,她看见雷狮有些茫然无措。原本没打算插手这事的,结果这两人越搅越浑。现在她想撇下他们都有些于心不忍。


“你们两个运气不错。”凯莉尝试转移话题“前天路过的西校学生是我初中同学,不然谁这么好心还出手帮忙。”


是啊,真是运气不错,在班里让我给遇上了,让别人打给我同学遇上了。凯莉叹气。这世界真小


“哪里不错了。”雷狮囔囔,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你有安迷修电话吗?”


凯莉还想着安慰几句,雷狮倒转变起来快,这就要上电话了。


别说,还真有,原本没打算给的。凯莉看雷狮那样子,唉谁叫我给摊上了呢。给吧给吧。


“谨慎拨打。”

凯莉留下这一句就走了。



电话是要到了,打不打还是个问题。


先存着吧。

写备注名那雷狮犹豫了一会,他之前写的是“骑士(伪)”。以前看着没啥,现在简直是在嘲讽他的处境。结果想了半天最后填了个规规矩矩的“安迷修”


不得了不得了


这不像自己,但是回忆一下,好像这学期从遇上安迷修开始就不对劲了。


雷狮盯着这三个字看了一个晚上最后也没拨过去。


怂。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用这个字来形容,还是自己想出来的。


其实雷狮是委屈,自己听说安迷修要出事的时候急着立马就赶过去了,看见有人偷袭冲上去就挡刀,为了提醒安迷修结果脑袋被人砸的进医院,作为校霸被其他学校的小混混收拾,名誉扫地。安迷修倒好,从自己醒来开始就没露面过一次,还是自己要的手机号想主动打过去。


你说拔屌无情都没这么过分的。


不打了!

雷狮咬牙决定。


结果手机屏幕刚暗掉,突然又亮了起来,上面工工整整三个大字“安迷修”


雷狮吓,还以为是自己不小心手抖拨过去了呢。

仔细一看,好嘛原来是来电。


接不接呢?当然是接,雷狮现在蛮开心的,却又想赌气把电话挂了。但以安迷修的性格,他这一挂就别想再接到第二个了。


所以雷狮还是接了。

“谁啊?”

雷狮明明知道却还是装模作样地问。


“……是我,安迷修。”


“哦,你雷大爷现在因为你趟医院呢,也不来孝敬孝敬。”


雷狮有时候挺讨厌自己这张嘴的,你说作不作。自己都觉得作,唉。


放平常安迷修估计早生气挂电话了,这时却安静的不得了,雷狮都能通过电话听到那一边的呼吸声。


“恩,是我的错,对不起。但我不能来医院。”


我靠安迷修和我道歉了。雷狮在内心咆哮,这可能还是人生第一次。


“谁要你来啊,我就说说,看见你脸就心烦。”


对面又是一阵沉默。


“我有话要说。”


“你问过我高兴听了吗。”


“我没在开玩笑。”


这次换雷狮沉默了。


“那个人是你找人揍的吧。”


安迷修指的是那个饮料男,就是他一手策划的这次事件。

雷狮气不过就叫佩利他们找人教训了他一顿。


“……对是我。”

雷狮本来是想装不知道的,但他的谎言在安迷修面前向来没什么效果。


电话里传来深深的叹息声,然后安迷修像是在做什么准备似得深呼吸。


“请你不要再插手我的事了。”

一句我偏管还没说出口。安迷修又接连扔了几个炸弹过来。


“你以为是在帮我,但你根本是在帮倒忙。”


“我们现在是在两个世界,你所谓的帮忙不过是来自高位者自以为是的同情。”


“你不知道底下是什么样子,你也不知道你的施舍会给我带来什么灾难。”


“而我不需要,我更不需要和恶党同流。”


“我们从此互不干涉吧谢谢。”


雷狮咬出几个字节还想狡辩狡辩。


“雷狮。”安迷修一叫自己的名字雷狮就说不出话了。


“你烦到我了。”


“啪————”

雷狮直接把手机摔了电话都懒得挂。


初中安迷修说过无数次你很烦,但都有玩笑气息的无奈没有一次是像今天这么认真甚至带有一些颤音。



(10)

评论(46)
热度(1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