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也不会给你棒棒糖

【雷安】正好11

(1)

(10)



“这些话你和他说去,在我这逼逼啥。”


雷狮烦极了,好不容易安迷修不在,结果就来个人在耳边叨叨他。生怕自己忘了似的。


真是阴魂不散啊。


鬼狐故作意外。

“我以为你会高兴知道的。”


“我为什么要知道?”


每次都这样……雷狮气愤。上一次也是,决定不管了安迷修那就出了岔,终于放下了,又跑出个鬼狐贴着脸送助攻。没完没了是吧。


但雷狮再也不会那么容易就改变态度了。他既已知道自己影响不了安迷修,就不会任由自己受他影响。因为这不公平。


同等的付出无法获得同等的回报不是问题。问题是对方连让他付出的机会都不给。

他只能远远的看着安迷修,所以雷狮选择了转过身。



“恩……?是我弄错了吗,初中看着你们关系挺好啊。”


你是用什么眼睛看出来的我们关系好啊?这得去看眼科。不,估计没得救。


雷狮一脸不可置信。突然又发现哪里不对。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那是……这人以打听小道消息报告老师出身的”


接话的不是鬼狐,是刚回来的凯莉。


“哈哈你还说初中的事呢……何况我那叫收集情报,报告老师也只是一种手段。”


“你们……认识?”


“以前初中的同班同学。”


也是巧,冤家路窄么这两人。


“你应该不是真来我们这当交换生吧,说吧,你到底打算干什么。”

凯莉直接就戳穿鬼狐,果断的不得了。这让雷狮怀疑自己之前的藏着掖着是否有必要。


但鬼狐一脸习以为常,依然不动声色。

“来和你们学校的头头做外交啊。你看我又不像其他学校的校霸那么能打,只能智斗咯。所以得在外交上多下点功夫。”


智斗,呵智斗你初中也输给我了。

等等这人怕不是报复来了。


“你继续装。”

凯莉也是见怪不怪。对于鬼狐头头是道的理由毫不感冒。


“唉,做好人真难。”

鬼狐自觉是搬道理也说不通了,就不去和凯莉斗嘴。仿佛参透人生似得吐出这么一句。


雷狮不知道鬼狐今天说了多少谎话多少真话,只觉得这句话很在理。

是啊,做好人真难。

安迷修是,雷狮也是。


凯莉还想再怼他两句,雷狮觉得没必要,就拉住凯莉劝她。

“算了吧,任他也掀不起什么兴风大浪。”


不是雷狮瞧不起鬼狐,能入的了雷狮眼的其实也就那么几个。他到是注意分寸,这话是悄悄给凯莉说的,但楞是让鬼狐听去了。雷狮纳闷这人眼睛的技能点都点给耳朵了是吧。


“你们总是这样,瞧不起弱者,无视他们的力量,总有一天……是会吃苦头的。”


乌合之众聚集在一起还是乌合之众。雷狮没把鬼狐的发言放在心上。


鬼狐却像是想起来什么似得提醒道“你那位朋友的经历难道没告诉你吗。”


“都说了。”

“他不是我朋友。”


…………


或许他们是真的误会鬼狐了……他在东校的这几天不说是活雷锋也是三好学生三好市民。辅导同学、帮助弱小、平息吵架、拾金不昧……深受老师和同学爱戴。到是凯莉因为看不惯鬼狐处处挑他刺引起不少同学的愤恨。


凯莉无辜叹气,摇摇头。


“你说说这些人,他就一交换生才待一礼拜就舍不得他走了。”


“再看看安迷修,估计都没人盼他回来了。”


对班里同学来说。少了个不合群的,多了个擅长交际的。虽然没了欺负人的乐子,但是齐乐融融何不为呢?

何况乐子还可以继续找。


凯莉戳戳雷狮。

“唉,现在也就我俩还希望他回来。”


“不是我俩,是你。”

雷狮很不给凯莉面子地纠正了她的说法,凯莉不信。


“那你就乐意鬼狐在这了?”


“……”雷狮沉思“那倒没有,如果他不是个诡计多端总想着阴你一把的笑面虎还可以考虑。”


“哼,他要真回不来了后悔的可是你。我只是想着把鬼狐送走。”


“和你说不通。”雷狮转头就走。



最后直到鬼狐离开他都没有搞出事来。

凯莉总不信有这么简单,一个劲地提醒雷狮注意。雷狮也只好多吩咐卡米尔他们几句。



比起这个……安迷修明天就回来了。



说内心毫无波动是不可能的。但三个礼拜他要还是调整不过来那他也太玻璃心了。

雷狮现在能做到的程度充其量是不和安迷修说话。不是刻意避着他,他怕安迷修一开口自己拳头怕是要招呼过去。



看着自己第二天和平时一样的点起床,和平时一个点到学校、进教室。雷狮很自信,你看嘛,我根本不会被他影响。

结果进了教室他就傻了。安迷修早就到了。


这货平时不是都踩着点来的吗??


雷狮在心里嘱咐自己绝对不要去在意他。不就是早到吗?或许是北校的早读时间比我们早他还没适应过来。


很正常很正常……


不正常!!!

安迷修今天绝对不正常!!!


经过一整天有意无意地观察雷狮发现安迷修今天好像心情特别不错。

都差点哼哼歌。


雷狮不是不坚定,他说了不去在意那他真就会把心思放其他事上,学习也好、打架也好,总归是有的他忙的。只是今天的安迷修太反常,放以前雷狮坚信自己估计都得尾随他搞清楚真相。



风声总归是透露的快。雷狮就算不打听闲言碎语都能自己跑进他的耳朵。

就像最近班里同学课间八卦题材丰富了不少,什么“班花和班草最近关系不错啊,是不是有搞头。”什么“安迷修那家伙听说抱了银爵大腿。”


“什么心情雷狮?”凯莉又来看戏。


“你也置身事中别给我高高挂起。还不都是你前段时间老找我吐槽鬼狐。被传八卦了吧。”


“夸你班草呢你还不高兴。”


“谢谢啊班花。赶紧告诉我这怎么弄?”


“我们一身清白怕什么。倒是安迷修……看来他这趟北校去的有价值,都交上朋友了。”


就他……还交朋友?雷狮重点显然是在自己被误会了。对于第二条他觉得可信度不大。


“他不敢。”


凯莉哼哧,颇有嘲笑雷狮的意味。

“这么肯定……你以为他为什么要交朋友?”


“什么理由他都不敢的。”

雷狮觉得自己理由充分,安迷修他不会主动去和别人搞好关系,因为他害怕会给别人带来麻烦。他又拒绝别人的帮助,因为这并不能解决问题只会更糟。为己为他,“交朋友”这时候都不会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好像挺活该的,但雷狮骂不出来。


“你活该。”这话让凯莉骂了,还是骂的自己。


“他这是为了证明……证明自己能走出这个困境。”


“那我倒看看他要怎么走出去。”


凯莉被雷狮说的话气到了,又无奈果然是旁观者清。


唉,在向谁证明? 

向你证明。




安迷修和银爵确实是成了朋友的。


碍于两人本身性格倒没显得忽的关系好了。偶尔能看到两人在一起讨论问题,放学也见过几次一起走。


不如说安迷修这个第一个朋友是找对了。银爵,独来独往,神出鬼没,天塌下来都一副关我屁事的样子。想刁难他真是吃力不讨好。何况银爵是转校生,可能本身都不知道安迷修的情况,就算知道看他那态度也不会在意。



你看看,第一个给安迷修带来安慰的人是凯莉,他的第一个朋友则是银爵。

反正都没自己什么事。



雷狮酸吗?不酸。挺好的。



他也不小心眼,盼着安迷修倒霉一高中。他要是能这样一步步走上正轨雷狮也高兴啊,起码看着不糟心。至于和自己有没有关系那又是另一回事。不过这样置身事外的感觉确实不好受,何况他还是被事件主人亲手推出的关系圈。




没有人会想着为安迷修高呼友谊万岁。只有总想着曲折事实的人。


反正在看不惯安迷修的人眼里,他和银爵跟“友谊”两字完全不搭边,使劲给他套上趁着去北校的机会勾搭上大佬的猥琐皮。饭余茶后就是数落他恶心。


有只动动嘴皮酸的人,也有动手要找他麻烦的人。后者都是有些实力的家伙,而这样的家伙在东校一般都是归顺的海盗团。


雷狮知道消息倒是快。这次事炒大了,就是那个曾经的剑道部部长发起的。

真是这人高三了还不消停。


卡米尔向他请示管不管


“由着去吧。”



本以为这群人顶多扑个空回来,哪想是鼻青脸肿一脸狼狈地跑回来,颇有小学生被欺负了告状的样子。


“什么情况安迷修出手了?”


“不是……”卡米尔尴尬。“银爵打的。”


有个家伙狠狠咬牙“我明明打听了今天安迷修放学一个人。鬼知道……”


雷狮察觉到事有蹊跷。

“你怎么打听的?”


“就一平常被我们欺负的家伙被揍的时候说的,还为此放了他一马呢。”


等等,平时被你们欺负的家伙……鬼狐的东校行……扶助弱小。

帕洛斯说过他在西校有安插眼线……或许…


“靠!卡米尔你有鬼狐的联系方式吗?!”


“这个恐怕……”


“得!没事,还有个人。”

凯莉,凯莉肯定知道……


他没凯莉电话,好在qq凯莉有上线。要了电话就给鬼狐拨了过去。


而对面像是预料到了来电。


“雷狮?”


“就是我。”


“找我有什么事呢。想我们两校建立友好关系?”


“我问你,你之前说的可以帮助安迷修的办法是什么?”


鬼狐咦了一下,表示并不清楚雷狮什么意思。


“你别给我装蒜。”他真生气了。


“恩……可我现在不想说了。”


(12)

评论(45)
热度(1415)
© Mole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