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也不会给你棒棒糖

【雷安】正好14

(1)

(13)


谢谢……


谢谢你个屁!

我做什么了你还得去谢谢我。


明明自己连“对不起”都不曾和你说过。




雷狮这边还在和两人僵持着,迎面赶来了帕洛斯。


“你们也太磨叽了吧,我那边已经拖不住老师了。赶紧走他马上来了。”


“能拖这么久你也是厉害。不愧是原江湖骗子。”


“谁江湖骗……”


帕洛斯话还没反驳完就不得不停下拉住企图冲回去的雷狮。


“老大你冷静点。”


现在三个人都围在雷狮旁边,硬闯显然不是什么理智的选择,但雷狮也没那个心情去和他们讲道理。何况自己还没理。只好指指安迷修的方向示意一下自己的意思。


卡米尔叹气:“大哥你应该清楚的……鬼狐企图设计你退学,你现在回去的话……”


“我知道!可是……”


可是安迷修还在那边。


“可是这是安迷修的意思……”卡米尔替他接话。


“凭什么?!!”


凭什么他想怎样就怎样,凭什么都是他在决定,凭什么现在又回来帮我……


不公平,是不公平啊。安迷修付出了这么多却丝毫不给自己回报的机会。


“凭你是雷狮。”


卡米尔的这句话仿佛两根毛线针,把之前缠着雷狮的线全部织了起来,编成了一个完完整整的安迷修。


是自己的错。

总是想着伸手把安迷修拉回来,又抱怨自己的失败。却从不愿移动脚步去追赶他……甚至是转过身渐行渐远,等他终于回头了,才发现安迷修一直在远处看着自己……



“走!”雷狮咬牙。


老师呵斥的声音已经传到耳边,雷狮背过身就跑。


“谁起的头?”


他明明是背对着现场的,却还是清楚安迷修从人群里一步步走出的模样,不急不慢,落下的每一步都很踏实,他不生气,也不害怕,根本不像是个去认错的学生……就和自己第一次遇到他时一样。


初中上学的第一天,雷狮因为迟到被扣了操行分,哪有第一天就给扣分的。一点不讲情面。他朝班里吼是哪个混蛋,安迷修就是这样从班级里离他最远的那个地方走到他面前……



“是我。”



…………



安迷修不出意外地被请去了教务处批评。

接下来的步骤不用想都知道,写检讨、请家长、通报批评、学校处分。


雷狮意外地冷静,只是坐在教室里考虑该如何善后,毕竟海盗团也是卷进去了不少人的。

反倒是凯莉,急的上窜下跳的,偷偷从教务处那边围观回来,就揪着雷狮盘问。


“他不会是帮你背的锅吧……你在搞什么啊???”


好吵。


出于对方是姑娘家,雷狮也不好吼她,点点头算是承认。


“我靠,你何德何能安迷修对你这么好啊。”


雷狮还是点头,因为他觉得凯莉说的对。


“你能不能给点回应……他都要被退学了你都不着急??”


“退学??!”

雷狮刷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

“有这么严重???”他以为顶多是停学的。


凯莉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学着雷狮的样子不说话只点头。


然后雷狮就甩了她一个背影冲去教务处了。


安迷修还在里面被教育,年级主任沙哑的呵斥声整个走廊都能听到,雷狮刚想敲门进去,就被一谁忽的开门擦到了鼻子。

刚想破口大骂,那人就捂着雷狮的嘴做了个“嘘——”的动作。


是丹尼尔。


“你这小子祸可闯大了!”

丹尼尔敲了下雷狮脑袋以表斥责。


“明明是对面先动的手!!”雷狮据理力争。


“那安迷修也得说成是自己,不然对面肯定得把你供出来。”


雷狮推开丹尼尔就要冲进去

“我去自首。”


丹尼尔一手挡着雷狮一手把他扯远

“你过来先听我说。”


雷狮跟着丹尼尔不情不愿地来到了保健室。


“说什么呀,他都要退学了。”


“谁跟你说的他要退学?”


丹尼尔此时并不如雷狮这般着急,还慢悠悠地泡了两杯茶。

“他这次情况是挺危机的……还好他不像你那样平时操守不过关。也就停学到这个学期结束吧……”


雷狮一听,可把刚喝下去的茶给喷出来了“也就??!”


丹尼尔白他一眼。

“是啊……换你就直接退学了。”


“那到学期末也太久了吧……你也不去通融一下……亏他老帮你看守保健室。”


“你以为我刚才从里面出来是去干嘛了……当然是凭借我好老师的人格光环帮他给改成一个月了。”


可不是,这学期就剩两个月了。


“那他家那边……?”


这也是雷狮不怎么怕事的原因,他父母和两个哥哥都不在这个城市,以往怎么闹事也没个大人会来管。要安迷修这样平时乖的不行突然弄出个停学,他家长估计得气病。


“…这我会处理的。”丹尼尔若有所思地轻轻自语“这小子……看来我再不帮他是不行了。”


“啊什么?”雷狮没听清。


丹尼尔拍拍雷狮肩,让他赶紧回去上课。

“就找他谈谈话……你先管好自己吧。”



回去的时候雷狮特地绕了个远,跑去教务处偷偷看安迷修的情况,年级主任此时已经不如之前那般生气,估计是嗓子吼痛了,就放慢了语调一句一句说,安迷修在一旁听一句应一句偶尔点点头。里面只有他们两个,家长也不知是没请还是没来,不然听到这年级主任说的估计得上演一场家庭暴力。


安迷修显然是听腻了,心不在焉地往旁边一撇,正巧就看到了从门缝往里偷看的雷狮。

一个没忍住差点笑出来。


他眨眨眼看那个秃头的年级主任,然后眼珠又转向雷狮,意思是让他赶紧走别被发现了。


雷狮摇头。


安迷修回以他一个无奈的眼神。


雷狮又做口型,正是之前安迷修在他离开前说的谢谢。


然后安迷修真笑了。倒是笑得隐忍,嘴角悄悄往上一歪便又调整了回来。只是眼睛里的笑意实在藏不住。


雷狮看他眼睛,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好像是十年前,自己闯祸把妈妈心爱的花瓶砸了,平常温柔亲切的母亲瞬间变得陌生可怕,对着四个孩子大发雷霆,质问是谁干的。雷狮低头捏紧衣角不敢承认,差点掉下眼泪,结果一旁的二哥突然走了出去,向母亲道歉并说花瓶是自己砸的。除了雷狮外的其他两个孩子瞬间松了口气趁着母亲训斥二哥的时候跑了出去。只有雷狮呆呆站在原地,含着泪水不解地看着他的哥哥。


哥哥偷偷转头回了一个让他瞬间就放心的眼神

仿佛这时挨得骂都是自己乐意去受的,甚至带些得意。


“小屁孩,果然还得靠哥哥吧。”



而安迷修这时的眼神也是在说着差不多的话。


“傻逼恶党,到头来还不是要靠我安迷修。”



都这个处境了还要和我逞强。

雷狮心里有些难受,但溢上来的却是如潮水般灌入的喜窃。止都止不住,一会儿就填满了他的心,他也不打算克制克制,就这么笑出了声。


于是安迷修的表情瞬间变得难看,那边秃头老师已经发现门口那有人,安迷修使劲瞪他让他赶紧走。雷狮还不服气,跑路前朝他做了个鬼脸。


主任推开门并没有看到雷狮的身影,疑惑得回来却看见安迷修一颤一颤的。




“你笑什么呢?”




(15)

评论(58)
热度(1568)
© Mole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