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也不会给你棒棒糖

【雷安】正好15

(1)

(14)


雷狮最近心情挺好,走路都有些轻飘飘的感觉。

用凯莉的话来说。


就是整个人冒花。


有这么夸张吗?……他感觉得到自己很开心,但也没这么明显地表现出来吧。


卡米尔点头说是。

“有点严重了……”


换个人随便是帕洛斯还是佩利雷狮都不会去在意,但卡米尔都说是了,那估计就真是这样。


还好安迷修不在,要让他看到自己这傻样那不如退学算了。


“大哥关于之前的事。”卡米尔压了压帽子,示意要说正经事。

“基本可以确定是鬼狐安排的了,推测就是他透露给那个人事情的真相……然后以他为首呼吁起了一批曾经和我们有过节的家伙又或是平常被我们的人欺压的家伙。”


雷狮托腮听着,嘴角依旧不自觉地扬起。


“你有在认真听吗?”


“恩。有啊……”


“那我刚刚说了什么?”


雷狮收了收自己懒散的姿态,意思意思地清了清嗓子后才开口。


“你刚刚说……”他刚才确实是有在听的,过不过脑就不知道了,现在回忆卡米尔的那段话总觉得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等等,鬼狐是怎么知道真相的?”


“这也是我担心的问题……”


“他收买的应该只有部分弱势学生才对……难道我们的人里面有叛徒。”


卡米尔摇头。

“我们的势力不至于弱到让他们投靠北校……怕只是。”他顿了一会,势才开口。

“内乱。”


“怎么可能……能惹出事端的不是基本都归顺我们了吗。”


“这次不一样。你记得鬼狐在电话里和你说过……”

 

“记得。”

他说,在一个群体中占比多的是弱者。


不用卡米尔把话说全雷狮就已经全明白了。

无论怎样他们海盗团作为混混来说在学校肯定是不受大部分人待见的,一些人避之不及,一些人迫于压力才附上来讨好。现如今有一个办法能够脱离他们的控制,当然是选择联合起来共同对抗“恶势力”


鬼狐到底是个擅于算计的家伙,这些弱者不会无缘无故就想到联合起来。先是插手一些暴力事件帮助他们,接着亲自前往东校拉拢人并出谋划策。那个饮料男怕只是意外收获,能够把雷狮逼退校倒好,就算没成功反正他的根本目的也不在这。


最可怕的是接下来他就可以撇一身轻,坐享其成了。

这是东校两股势力的争斗,他一个北校的怎样也搭不上边。


“总而言之,现在就是一群弱者联合起来向我们这些强者叫板。”

用上帝视角看,情况很危机,搞不好他们海盗团会从此在这所学校失去容身之地。

但是以雷狮的视角来看,不过就是这么一句话可以简单概括的事,有什么大不了的。他可是雷狮,能有什么事会让他害怕。


“这群人是谁领头的?”


“恩,我调查过了……但是。”

卡米尔踌躇半天还是没有说,雷狮觉着奇怪,他弟弟平常不是个会犹豫的人。


“有什么说不出口的,难不成还是安迷修?”


“恩。”


雷狮以为自己耳朵坏了,不然就是脑子坏了,他理解不了这个“恩”是什么意思。


“你再说一遍?”


“我说。”卡米尔声音比之前大了不少,应该是做好了决定。

“就是他。”


“谁?”雷狮还是不肯相信。


卡米尔十分不爽雷狮的态度,一点都没有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混混头目样,他像是在害怕听到那个人的名字。


于是卡米尔凑近雷狮,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再说了一遍。


“安·迷·修”


雷狮耳朵没坏,脑子也没坏。

早在卡米尔犹豫的时候他就隐约预感到了是安迷修。但却半天才承认。


只是因为他觉得不可能。


雷狮是个很讲理论实际的人,但在一些时候却是凭直觉办的事,而自己的直觉也从来没有背叛过自己。所以他觉得不可能,那就是不可能。


他现在一语不发就是在思考能够证明自己直觉是对的的理由。

只是这样看着却像是被震惊得说不出话。


卡米尔有些担心他大哥的状态,但雷狮向来不喜欢听安慰的话。他也只好相信雷狮能自己调整过来。


“这只是我的一些推测……你先冷静听我说。”


“我很冷静。”

不冷静的人一般都是这么说的,可雷狮不一般,他真的很冷静。

他决定好好听卡米尔解释,既然不可能的事发生了,那这之中一定有什么理由。


“前段时间你或许也注意到了,一部分人对安迷修的态度突然开始好转。这是在有群人放学去堵安迷修然后被银爵揍回来开始的。”


“银爵揍得,和安迷修有什么关系。”


“可是其实银爵就是从北校转过来的。”


“他是卧底???”


“应该不是,没有哪个学生会无聊到转学当卧底。”

“但是流言可以说成这样:安迷修受到北校的帮助,从此翻身甚至把海盗团的人教训了一顿。”


“神他妈受北校帮助,我都可以肯定他那时没准还想拦着银爵。”


“你先听我说完……上次校园内的斗殴事件。因为安迷修替你背了黑锅,所以真相被隐藏了很多人都不清楚,估计这反倒给了鬼狐天冲机会。你知道现在都是怎么传说的吗?”

“他们说,这是一场在学校里受欺凌的人的反抗斗争,为首的是安迷修。”

“有更夸张的,说安迷修的停学是一次牺牲。然后……”


雷狮差点掀桌

“这完全是趁当事人不在乱说啊。这群人脑子长屁股上了是不是?”


以前还帮着欺负安迷修或者是对此视而不见,现在倒把他捧成个英雄似得。


“他们缺个作为代表的人,谁都可以。只是安迷修最合适罢了。”


与其说安迷修是合适,不如说这个位置就是准备来给他当的。

他处于阶层的最低端,同时又具备这样的实力。


总算知道鬼狐指的帮助安迷修的方法是什么了。



只是……

“安迷修本人清楚这些事吗?”


“我不知道,现在他不在什么都不好说。”


雷狮实在不觉得安迷修那时对他说的谢谢有假。

鬼狐这个方法是好,尽管有利用的意图在里面,但对安迷修毫无坏处,不仅可以帮助他改变困境,甚至可以一跃登天。


只是,

只是这个方法令他和安迷修完全站在了对立面。



雷狮倒不在意和安迷修作对,这些对他来说在过去可是日常。

他担心的是安迷修不乐意,尽管表明风光,看着像是朝所谓恶势力叫板的正义的事,但雷狮一点没看出哪里正义了,被欺凌的只是少数,那边大多是曾经冷眼旁观的家伙或是想要报复海盗团的家伙,打着这样的幌子行使出来的还是暴力,不过是换了一批人罢了。


雷狮都如此清楚,安迷修就更清楚了。


所以雷狮就生气,明明安迷修是早就知道这些情况了,却是什么都没说,甚至为了替自己背黑锅而往枪口上送。


安迷修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要么就是顺了民意当这个出头人。可他是安迷修,就怕是和老虎同归于尽,也不见得会和他们妥协。


让雷狮更加生气的是。


安迷修又打算自己一个人解决。


明明他这一步下去就是要和一大股势力作对,面对着雷狮的却还是那副得意的表情。


你到底和我逞什么能?!



雷狮本以为安迷修是高中后才习惯一个人的。

他现在知道了,他从过去就是这样。每次遇到问题,总是自己一个人解决。他不去寻求帮助,甚至是拒绝帮助。尽管知道一个人走会遍体鳞伤他却还是如此选择。


很坚强,也很孤独。




(16)

评论(38)
热度(1286)
© Mole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