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也不会给你棒棒糖

【雷安】正好16

(1)

(15)



雷狮觉得从上高二开始,他就有两项神奇的技能。

第一,他对揣测安迷修的心境擅长到变态的地步。

第二,他总能莫名其妙地遇到安迷修。




周日雷狮惯例是睡到中午的。

对于卡米尔明知这个道理却还是提前来叫自己起床雷狮是十分地不解。

“搞什么,才几点。”


“等会儿你大哥和二哥要来。”


“日!!!”

雷狮瞬间惊醒。“你现在才和我说?”


“昨天和你说你就跑了。”


“那我现在跑。”

雷狮从床上蹦起来想换衣服走人,结果门铃声顺势响起。


卡米尔一脸意料中

“来不及了。赶紧换衣服吧,我去开门。”


可雷狮是这么容易就放弃的人吗?显然不是。

运气不错的是他们家在二楼,于是雷狮在只换了件衬衫下面还配着睡衣大裤衩的时候套了件外套就翻窗跑了。


下场是分文没有地在12月的街头喝西北风。

但雷狮觉得自己是个有骨气的人,所以愣是没打算回家还越走越远了。


他本意是去佩利或者帕洛斯家里避避的,可这两人住的远,而自己连坐公交车的钱都没有。于是溜达穿过了两条街,停在了菜市场旁,想着或许会有勤奋持家的同学过来买菜就顺便去蹭饭蹭住。



“你这是?被赶出家门了?”

勤奋持家的同学来了。虽然是最不想见到的安迷修


“你认错人了。”


“怎么会……全天下裤子都来不及换却不忘带头巾的除了你就没别人了。”


你大爷。

雷狮咽了咽口水,没骂出口。


想想与其在外晃悠一天冻成冰棍,忍口气去他家里躲会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可他就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安迷修看他这样子就知道要把他晾这不是饿死就是冻死。

“去我家吃个饭吧。顺便借你件衣服穿。”



雷狮不好意思答应,但也没有拒绝,就轻轻哼了一声。

安迷修听得懂,他的意思是“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勉为其难地去吧”


于是安迷修在前头走,雷狮就在后面跟着,一直保持着有半米的距离。雷狮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不愿跟上去和他并排,可能是不适应吧。


12月已经入冬很久了。现在这个气温实在不是雷狮凭着意志就能抵御的。何况他下半身配的还是只及到膝盖的裤衩和拖鞋。带的外套也不够大,他使劲缩也没能把脖子缩进衣领里。倒是奇怪的动作引来几个路人的斜视。


雷狮感觉很不自在,想咳嗽几下以示尴尬。却给憋成了喷嚏。一打还是好几个。结果把安迷修给吓得回了头。


雷狮耸耸鼻子

“冷。”


安迷修捂着嘴笑了半天才缓过来

“你要是上半身穿着少我还能脱个外套给你。结果你下面跟海滩上跑出来的似得。我真没辙。”


安迷修说完又继续笑,笑得雷狮生气了。想你个幸灾乐祸的家伙,自己裹得严实的不行还来刺激我。雷狮刚要骂他出口却又是个喷嚏。


然后安迷修笑得更厉害了,直接捂着肚子蹲下。


雷狮委屈,他平时没这么不禁冻。其实他就脖子很怕冷,平常都是穿的高领背心,今天没来得及换整个脖子暴露在外比两条腿还难受。


他下意识地摸摸脖子,看着带着围巾蹲地上笑的安迷修羡慕的不行,想不然把头巾摘下来套脖子上算了。

不行那安迷修得笑的更厉害。



结果安迷修偶然抬头就发现雷狮摸着脖子还对着自己的围巾若有所思。愣了愣就站起来把围巾脱了下来。


“你笑热了?”


安迷修翻他白眼,这人真是,想要围巾还死不承认。


“借你围巾。”


雷狮站那懵逼半天,他本没有要围巾的意思,可也不好解释,自己那动作加神情跟恨不能冲上去抢似得。


“你怎么不动啊,还想让我给你戴?”

他这话一说雷狮刚那点小感动全没了。狠狠抓过围巾就往脖子上随便一绕,这点屈辱都接了,围巾不戴白不戴。


安迷修的围巾有些旧了,但是很干净也很暖和。雷狮戴着也就没继续打喷嚏,两人就接着赶路。


雷狮一边走一边下眼看围巾,这围巾颜色是蓝橙相间的条纹,艳丽的不行,单放着好看是好看,但是配上自己军绿色的外套雷狮不用照镜子就知道丑的一比。但反正下半身也没好看到哪去就算了吧。


等等!

雷狮突然想起了什么,停下不走了。


自己这形象。


“安迷修你家有人吗?”


怎么现在才问。安迷修诧异,却老实回答“有人。”


也对,周末父母在家很正常。

他突然就不想去了,一身奇怪衣装的家伙是害自家儿子停学的罪魁祸首。怕是会被赶出来。


“那我不去了。”


“都走到这了……为什么啊。”


雷狮别过脑袋“丢人。”


你待外面就不丢人了吗。安迷修觉得好笑,试着劝他。“走吧,就到了。”


“不然你借我些钱我去佩利家”


“我家里是有狮子吗你这么怕。”


“我会怕狮子,也不想想我叫什么。”


“初中春游去动物园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个反应。”


被扒了黑历史,雷狮意外地没有生气,到是挺惊喜安迷修还记得这回事。

回想自己总是数着安迷修变了的那几点大惊小怪。才发现他的本质其实从未改变过。他还是那个安迷修,那个平时说话总要气雷狮两句,到关键头上却会来帮自己的安迷修。


雷狮摸摸鼻子,有些酸。

应该是打喷嚏打的。


“走吧。”


…………



那之后只转了一个路口就到了安迷修的家。

还真是马上就到了。


他们家还是那种老式的二层住宅,这里附近一片都是。年代感很浓。


雷狮还想着等会该如何叫叔叔阿姨才能掩盖掉自己衣装的奇怪感。干脆说自己是游泳队训练回来吧。

结果安迷修指的有人,并不是指家长。是两个他不认识的学生,看校服应该是西校的。

因为印象中安迷修高中没什么朋友他根本没往那处想。


现在更丢脸了,要是问起名字来就说自己叫佩利。


“介绍一下,格瑞、金。”


“我是佩…”


那个名叫格瑞的芦荟头只抬头看了雷狮一眼就继续写他的作业完全没鸟他。旁边叫金的小伙子到是很自来熟,没等雷狮自我介绍完就很激动地打断了他。

“我知道!!!你就是那天倒在地上的那位!叫什么来着……”


格瑞看不下去,帮他接。

“雷狮。”


靠这什么情况?!

突如起来的公开处刑雷狮直想摔门走人。


安迷修这时才想起来似得补充。

“顺便说一下,那天就是他们路过帮的你。”


这都多久前的事了还提。

而且安迷修很过分,说帮的是你。完全把自己给撇开了。


“你也不说声谢谢。”


还补刀!讲道理要不是现在寄人篱下,雷狮还没钱没饭没裤子他就直接把安迷修摁地上摩擦了。


“不用!见义勇为,应该的。况且听说你是凯莉的朋友,那我们就都是朋友啦。”

金看起来是个很健谈的小伙,只是他准备给雷狮的台阶有些难下。


好像凯莉提起过这件事。

自己还想伪装伪装,只怕凯莉早就添油加醋地把自己的宏伟事迹说给了她的朋友。


金完全没注意到雷狮的黑气压,还上去勾肩搭背指着他衣服特好奇“你这穿法有些奇特啊。不冷吗。”


另一边的格瑞在整理书,扣桌的时候刻意响了些。

“金,回去了。”


“不是说在这吃午饭吗。”


“走了。”格瑞已经把东西都理好了“你姐说中午有红烧肉。”


“真的?!”


格瑞没理他,往厨房里和安迷修讲话“你的笔记我帮你留好了,先走了。”


“真不留一下。”


格瑞看了眼雷狮。

“不留了。”



什么意思啊他???



(17)

评论(49)
热度(1528)
© Mole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