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eko

关注我也不会给你好吃的。

© Moleko | Powered by LOFTER

【雷安】正好17

(1)

(16)



雷狮总觉得这格瑞是不是拿有色眼镜看自己。

眼睛是基佬紫难道看出来的人还都是基佬。


等等,眼睛基佬紫并没有错。

错的是把紫色和基佬联系起来的人。


安迷修还在厨房里捣鼓午饭。雷狮觉得无聊就四处走走打量他的家。

一层只有厨房和客厅。二层他没好意思上去。

总的来说挺冷清的,家具摆的不多,到是打扫的干净,很符合安迷修的气质。


安迷修端第一盘菜出来的时候,雷狮站在楼梯口那晃悠。

“上面没什么东西,你想上去就上去吧。”


这样是不是很没礼貌?

雷狮反省自己,但又好奇的不得了。

犹豫再三还是小心翼翼地走了上去,步子迈的特轻,像是担心会惊扰到人。


安迷修真是个实诚的不得了的人。

快到了,转个路口就到。

没东西,还真就没东西。


还以为他敷衍,结果人家是拿事实说话。


二层布局和一层不大一样,主卧次卧带个卫生间。没了。


次卧是安迷修住的,东西也特少,收拾的规规矩矩,咋一看还以为是学校的寝室。

主卧没人住,房间里东西都清空了独留一张空床。只有旧的发黄的墙壁上还挂着一张遗照。是位和蔼的老人,可能是安迷修的爷爷。


本来是想来抓安迷修把柄的结果发现了挺严肃的事。

雷狮苦着张脸下去坐在饭桌旁沉思。


“你一个人住啊?”


“恩,怎么了。”


“不怕吗?”


“我又不是你……”


雷狮其实想问的不是你一个人住怕不怕,这问题跟白痴似得,难道人家怕还能不住了吗。

学生因为上学出来独居的也有,一般都租在学生公寓,他和卡米尔就是这一类。哪有像安迷修这样一个人待在老房子的。


但毕竟是人家的隐私,雷狮再不识趣也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菜到是很快就好了,两菜一汤,两个人吃的话很丰盛了。

雷狮迟迟没有下筷。


“你为什么要做狮子头?”

这人不会无聊到饭桌上都要和自己较劲吧。


“你真当我很闲,特意做狮子头来嘲讽你?速冻食品,再说这饭本来也不是做来给你吃的。”


“切。”


雷狮尝了两口,安迷修做的菜味道很淡,唯一味道正常的还是作为速冻食品的狮子头。本来雷狮想挑他刺,但想想自己是个做菜等于炸厨房的黑暗料理师,就别给自己找没趣了。


“有点淡吧。”

安迷修到是看的开,做的不好就是做的不好。又不是什么顶级厨师,有什么拉不下面子的。


“好久没做了,没把好盐的份量。”

他应该是独居有一段时间了,一个人住还顿顿烧菜做饭也太过奢侈。看他之前瘦那样怕是个能啃面包解决就绝不下厨房的状态。


“狮子头还挺好吃的。”

这安慰根本不能算安慰。雷狮发现说错话了,不知道该怎么弥补,就随便接了一句。


“狮子头为什么叫狮子头啊。哪里像狮子了……”


安迷修抬眼看了眼雷狮的脑袋,再看看盘子里的狮子头。

偷偷笑,是不像。


“可能是因为它好吃吧。”


雷狮见安迷修笑,有些恍惚。



那安迷修为什么叫安迷修呢?

可能是因为他温柔吧。



安迷修对上雷狮的眼睛,觉得这人眼神有些怪异,扯扯嘴,想把气氛拉回来。


“你为什么叫雷狮呢?”

雷狮吓,还以为安迷修和自己想到一块去了,结果对方就回了句超级毁气氛的话。


“因为你白痴。”


雷狮一摔碗“这饭还能不能吃了?”


“不能了,吃完赶紧走吧。”


不行!现在回去他那两个哥哥肯定还没走,雷狮又乖乖扶起碗。


“我能再待一个下午吗……”


“你是真被赶出家门啦?卡米尔也不拦着些……”


“不是!”雷狮摇头。“特殊情况,我是自己跑出来的。”


“看来是你家有狮子。”


“咱能别提狮子吗?我现在不怕了,真的。”


“那你就解释下到底为什么,等会别变成了我私藏离家出走的小屁孩。”


雷狮无奈,一五一十地都给交代了,连卡米尔叫自己起床时的得逞脸都描绘的特细致。


“你为什么不回去,他们两个还能吃了你不成?”


“肯定又是叫我回家,我不干。”


“你回去直接拒绝不就好了。”


我回去我就拒绝不了了。

雷狮其实挺喜欢他二哥的,所以拒绝的话就更说不出口。再加上两人混合的嘴炮,卡米尔在一旁还跟个死人似的,他最后可能连怎么答应的都不知道的。


“不回去!坚决不回去!”


雷狮吃完饭就倒沙发上,一副今天就赖这儿的姿态。

他看了眼放茶几上的课本,是安迷修的语文书,上面翻到的是新课,他们学校还没上,零零散散有一些笔记,字体非常端正,跟打印出来似得,一点涂改痕迹都没有,应该是之前那个格瑞留下的。


“他们是你朋友吗?”


安迷修还在厨房里收拾碗筷,水声有些大他只听到了雷狮这句话的几个字节。

但还是勉强反应了过来。


“算是吧,格瑞是在课外辅导班认识的,金是他朋友,人很热情,一会儿就熟络了。”


出了校园不是能好好交到几个朋友的吗,明明这才是安迷修应有的画风,怎么回自己学校就这么憋屈。


“为什么我们学校就没几个像这样的人呢?你看看……”雷狮掰起手指替他数“就两,一凯莉,女魔头,一银爵,看他那人就知道很无聊……你前路堪忧啊。”

所以我可以来帮你的。


“可是。”


雷狮直起身,可是什么?


安迷修那边好像故意把水声开大了些,雷狮一个字没听清。


“可是不是有你吗。”



……


下午安迷修也没赶雷狮回去,他自顾自学习,雷狮无聊,又没带手机,这客厅连个电视都不安。闲的躺沙发上就睡着了。


醒来已经是黄昏,安迷修不在。雷狮绕了整个屋子都没找到。


出去看看也没见着人影,倒是被邻居大妈看见了还以为自己是贼呢。

解释了半天才把对方安抚下来。


到底是上了年纪的老闲人,特别健谈。就拉着雷狮叨叨

说这家小孩真是苦,小时候父母就不要了,唯一相依为命的老爷子去年过世了……


雷狮这些已经猜到一二,但被这么敲定,心里还是有些震惊。


一年前……

一年前正好是安迷修出事那会儿。


可在他最需要一个人给他支持的时候,他面临的却是更大的打击。


雷狮甚至想象不出安迷修是怎么走过来的。

到底是怎样坚强的心,他才能一个人,从始至终经历了这么多却还保留着最初的温柔。


也明白为什么他总是试图一个人解决问题了。

最早是不得已,后来是习惯。他已经连最难熬的时候都凭自己一个人走过了。这种靠自己就能解决的思维根深蒂固地存在在他脑子里。


都只是因为他太坚强了。



——————————

一个私设,雷家四兄弟关系都挺好,就是和家里有矛盾。


(18)

评论(67)
热度(1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