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也不会给你棒棒糖

【雷安】正好18

(1)

(17)


安迷修过了一会儿就回来了,手上拎着一袋水果还有一袋干粮,一脸不打算晚上继续招待自己。


“你怎么还不回去……”


差不多是该走了,雷狮给自己算时间。但是现在还不能走,他有一些话必须要和安迷修说。


“我想吃你买的水果。”


“吃完就走?”


雷狮点头。


安迷修有些诧异地看着雷狮,原来这人还能这么厚脸皮?又觉得或许他的目的不在此…


“没想到你居然喜欢吃山竹?”


“是啊,特喜欢。”

雷狮扯着谎附和。其实他连这水果的名字都叫不出。


结果马上就暴露了。因为雷狮根本剥不来。他本以为这个和橘子一类的很像,简单粗暴的剥掉皮就能吃。没想到这玩意的皮这么厚。一指夹插进去,满手都是紫红色的汁……


安迷修一边笑话他,一边给他示范。

“先把叶子去掉,然后用两手拿着……”


原来还需要技巧。

雷狮似懂非懂地学着安迷修的动作剥,还是剥不好。但却从中找出点乐子,他觉得这水果特别像一个人……


莽撞地出手只会害惨自己,必须得有方法……


雷狮放下手中被糟蹋惨的山竹“我有话要说……”

安迷修眼皮跳了一下,不答话,弯下身子去拿雷狮放在桌上的那个。

“你剥不来就不要剥了。浪费。”


“安迷修……你有事没和我说吧。”


说什么说。安迷修皱眉,低头专注地剥山竹。


“你没必要……”

雷狮还在接着讲,安迷修听不下就一把把剥好的山竹塞他嘴里


“吃水果也堵不住你的嘴。”


没想到他会来这一手。雷狮刚还在叽歪,这一下差点把果肉直接吐出来。用手堵住嘴才勉强吃下去。


然后沉默了半天。


安迷修惊讶他怎么突然就闭嘴了。

“呛着了?”



好甜。


没想到自己堂堂雷狮居然有一天会吃一个水果吃到感动。


雷狮无言,一个劲地吃山竹,还都是安迷修剥好的。

吃到后来安迷修不乐意了。


“你能给我留点吗?”


语罢雷狮就不吃了,停下来看着安迷修笑,仿佛看见了他厚实外包装下的内里。很甜。比山竹还甜。


那边安迷修就趁雷狮笑,偷偷抓出几个山竹,板着脸吃,原本一大袋呢,就剩几个了。挺不高兴地嘟囔“喜欢吃就喜欢吃呗,跟饿了几辈子似得……”



“你错了。”



什么错了?安迷修被雷狮这么冷不伶仃来一句还没反应过来,重重咳了几下才把卡在喉咙里的果肉咽了下去。


雷狮以前很明白,他觉得安迷修从来没做错过什么。无论是帮助弱小同学又或是默默忍受欺凌。独自面对着全部的恶意却不愿给任何人带去麻烦。他做的很好,好极了,该有个人上去抱抱他,安慰他,告诉他,他没有错。这或许是那位过世的老爷子该做的,但绝不是雷狮该做的。


“你没错。”雷狮不能说,因为说了后安迷修还是会这么走下去,直到他真的倒下的那一天。


所以雷狮说

“你错了。”


错了什么呢。

他温柔,所以选择了这一条路。他坚强,所以他走了下去。

可温柔和坚强有什么错呢。明明没错,最后带给他的却是错误的孤独。


“休息一下吧。”


雷狮只说了两句话,但是他觉得安迷修肯定听得懂。因为他回。


“谢谢。”


又是谢谢。谢谢什么谢谢。


“都说了你没必要。你做那些有人和你说过谢谢吗。”


安迷修摇头“我也不需要。”


“你是不需要。那你到底需要什么才非逼着自己走那条路。”


安迷修又摇头,却答不出话。他不知道。

最早不是这样的,他确实是有着明确目的的,而这些也支撑他走了好一段。可是现在呢,一切都偏离了原本的轨道。他还能走下去凭借的也只是惯性。


差不多到头了吧。


“我知道。”

自己的事当然清楚不过。安迷修知道这样下去不行。可比起改变按着原路走下去更让人放心。即便前方是尽头。


习惯太可怕了。


“你知道什么呀。”


要知道就老老实实低头,就算跌倒一次也比强撑着下去好的多。

雷狮特烦安迷修这一点,倔的不行。更烦的是,自己比他还倔。


“你早点回去吧。”安迷修把话题扯开。“晚了会更冷的,我去给你拿件衣服。”他起身离开去二楼。头似乎刻意别向一边,雷狮看不清他的表情。


因为两人尺码有差,安迷修最后借了雷狮一套校服穿。

安迷修不说话,雷狮是说不出话,也估摸不出他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实在不行再揍他一顿,我就不信了。雷狮愤恨,叹口气决定先回去。走的时候可能是怕冷的下意识动作顺手就又把围巾捞起来戴着了。


雷狮刚想解下来。


“算了吧,借你戴着好了。省的等会又打喷嚏。”


安迷修抬头跟他笑。


他没有很开心。雷狮想,可他还是跟我笑了。

于是雷狮又不愿意走了。安迷修半推半拉才把他赶到门口。


雷狮矗在门口不动。


“你也不知道啊。”安迷修无奈,收了笑。


雷狮见他抬头,直视自己。那是雷狮从来,从来没有看过的眼神。


“谢谢你的真正含义。”


高一的时候,安迷修曾和雷狮打过照面。只是一个眼神。他就觉得,我不能输啊。

大概那时都快要笑出来了。


就是在较劲。

安迷修嘲笑自己。和恶党有什么好比的呢。

可他不想输。不想让雷狮看到自己服软的一天。


雷狮就是安迷修的脊骨。

他只是在那,一往无前地活着。安迷修就能继续走下去。


并不需要帮助。和过去一样就好。就算只是站在远处看着。

那样的话,自己一定什么都能做到了。


可是,为什么你还是走过来了呢。


“雷狮。”

安迷修又一次叫了他的名字,很难得,很特别。


雷狮皱眉,每次听到名字他都说不出话,他看安迷修还是在笑,笑的跟哭似的。


“我输了。”


该说什么好,该做什么好。

面前的人一滴眼泪都没有流。可为什么看起来哭的撕心裂肺。


为什么,自己会有些开心呢。


没有赢。

但是成功了。


我走到他旁边了。


“对不起。”

欠你的。



……


雷狮回去的时候两个哥哥已经走了。就剩下卡米尔在那黑着个脸。


“你去哪了,我给帕洛斯和佩利打电话都说没看到你。”


看到还得了!就自己原本那一身,被他俩看到我这老大以后可能仅存的一点威严都会没了。


雷狮哼哧,不肯坦白。

卡米尔看他不对劲,绕着他走了一圈细细打量。


“这校服不是你的吧……”


“先吃饭好不好?我都要饿死了。”


话粗理不粗。这会儿都快7点了雷狮要是在外面一天没吃饭再饿着就有点虐待的意味了。

卡米尔想想还是去给他盛了饭。


雷狮解了围巾放在一边,卡米尔见这围巾眼生就好奇。

“这围巾我没见你戴过啊。”


“你怎么跟查外遇似得。我借的。”


卡米尔差点把饭糊雷狮脸上。这么一弄他就更好奇雷狮今天去了哪里。


“你到底跑哪去了。”


雷狮低头扒饭,不答话。


“好我猜猜。”不是帕洛斯不是佩利,再加上他这个态度。

“安迷修那是吗。”


“噗——”


“用得着这么惊讶吗。还喷饭。”


“卡米尔你好可怕。”


“怎么样,你和他说学校的事了?他清楚吗?”


想起这件事雷狮刚呛喉咙里的饭还没咳出来就一个劲地傻兮兮地笑。

卡米尔察觉不对,他以前还能安慰自己,别看这两人关系不好,其实是恶友,恶友……友。


可他大哥现在看起来怎么说,就是……就是

跟谈了恋爱似得。


“你别顾着高兴了,到底什么情况?”


“不知道。”


不知道你还笑这么开心。

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吗。


“应该已经没有问题了。”


“你这说法也太笼统了……”


见雷狮饭也吃不下去了,卡米尔就起身收拾碗筷。


“他们两个来没说什么吧。”


“他们让你元旦回去一趟。”


“不去。”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那起码过年得回去。”


“……不去。”


雷狮已经两年没回去过了。


“不行,你过年必须回去一趟,不然元旦我就不替你去了。”


“啥?”


“你以为我怎么把他们打发走的。看那两弟控的架势真见了你人恐怕得绑回去。他们知道你平时过年都是一个人心疼的不行。”


以往过年卡米尔都是回的他生母家里。雷狮是一个人过的年。

回忆起来确实挺难受的。

外面喜气洋洋,屋里冷冷清清。

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这大概是安迷修一直以来所体会的吧。自己只是待上几天就难受。他是一个人待上一年。恐怕得憋出病来。


“好,我回去。”


见雷狮答应了,卡米尔也放心了不少。那边雷狮脱了校服露出原本的配置,结果好不容易绷回来的冷淡脸就又歪了。


“你出去就穿这样?”


“……别问了。这校服也安迷修的。洗一下吧下次还回去。”


卡米尔接过校服,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他那个钱包你不是还留着吗。不如一起还了……?”


雷狮像是被点醒了似得。

对了,当初为什么自己留着这玩意。


“那个就……算了。”


“围巾洗吗?”

卡米尔说着就要去拿放在桌上的围巾。雷狮稍微有些急,小跑过去抢先一步捞了回来。


“额……不用洗。有点旧了容易坏。”


“恩。”

气氛有些尴尬,好在卡米尔是个会察颜悦色的人。也没问很多,装作不在意的把衣服拿去了洗衣房。


雷狮拿着围巾回了房间。

钱包……钱包好像是在。

他翻开床头柜,里面东西乱七八糟的,角落里塞着一只钱包,看风格就不是雷狮会买的那种,双色,一边蓝,一边橙。


他还真喜欢这两颜色。

明明配在一起丑的不行。


一边嘲笑安迷修的品味一边把抽屉给清理了一下,就留下了安迷修的两件物品。


搞什么啊,我不应该早点把这两玩意扔了才对。


“大哥……”

卡米尔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房门口。


“你是不是……”


自己还在做挣扎,原来别人看起来已经这么明显了吗。

雷狮想起凯莉,想起格瑞,再看看面前的卡米尔。


“是啊。”


他放弃了。


我就是喜欢安迷修。




(19)

评论(81)
热度(1794)
© Mole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