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eko

关注我也不会给你好吃的。

© Moleko | Powered by LOFTER

【雷安】正好19

(1)

(18)



雷狮终于承认了这份感情。


没有逃避,不是纠结。只是不明白。

为什么自己会对安迷修的事这么揪心,为什么那时会不顾一切地上去帮他,为什么会因为他而生气成那样……为什么明明被甩开了,却还是愿意去走进他。


不明白没有关系,因为雷狮还是会这么做。

不过是缺了份原因。


而安迷修那天临走前抬头看他的眼神告诉了自己答案。


是啊,很简单的事。

我喜欢他。


感情的产生和承认向来不会是同时的。不然世上一见钟情不会那么少。

他并不觉得迟。正好罢了。


雷狮也很有自信,这绝不是单箭头。



“你说安迷修是不是喜欢我?”


凯莉马上就后悔在雷狮开口说话前往自己嘴里塞果糖的行为了。她噎住了,再不弄出来可能会彻底嗝屁的那种。


要死。

这人开窍了?


“他不就是替你背了下黑锅……对哦。他都做到这份上了。”


雷狮点头。一脸得意。


“那你们岂不是双箭头……”等凯莉终于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再抬头去看雷狮时,她那卡着的果糖一个顺溜就给咽了下去。跟鬼门关走了趟似得。


“你喜欢他?”


雷狮面不改色,斩钉截铁“对。”


哦,所以他这是在变相地向我咨询。

屁,姐姐我热衷学习单身十几年了给的出个鬼经验。


“我其他不清楚,但起码你们现在这样肯定不行。”


“那你说该怎么办……”


双箭头,看似只差临门一脚。但却不知道改用多大的力道,该往哪个角度踢才好。反而麻烦的很。


“你急什么,时间多的是慢慢来啊。”


雷狮窃喜,一副洋洋得意势在必得的样子。

“可我就是不想等了。”


果然。

凯莉又剥了一块糖。


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



……


安迷修过完元旦就返校了。


于是雷狮就觉得这个元旦异常难熬,三天的日子跟三年一样长。

他没劲头地在假日直接睡到下午,最后是被饿醒的。


起床的下意识动作是拿手机,打开qq就发现凯莉发了一堆消息

“我跟你讲,元旦是个好机会你一定要抓住。”


消息还在不断跳新,扫眼内容就知道肯定是凯莉从网上不知道哪里复制来的。


雷狮想了想,回了句“俗。”


然后凯莉就狂轰滥炸地发表情包以示她的愤怒。速度之快直接把雷狮手机给卡黑屏了。

之前亮着还没什么感觉,现在黑了再仔细看看,屏幕上那裂痕特明显,丑的不行。


是不是自己之前还一直较劲要留着这玩意。

简直脑子有病。雷狮连嘲笑自己都不带一点犹豫的。

反正他现在心情很好。


“换一个吧。”


刚好元旦出新款了。



雷狮伸个懒腰,准备出门。临走的时候带上了之前安迷修借他的校服,凯莉的其他意见雷狮不一定采用,但元旦确实是个好机会,就顺便去趟他家把衣服还了吧。



因为是法定假日,街上很热闹,跑出来约会的小情侣尤其多。

像雷狮这种颜值在街上一个人反而显得怪异。


他不是那种热爱逛街的现充,出来一般都是直奔的目的地。

结果买完手机后他突然想起来自己忘拿那根围巾了。


反正是在商场,想想安迷修那根围巾又很旧了,就当是感谢他的吧。

雷狮绕去服装区那边挑围巾。转了半天都没看见一条和他原来风格相似的,就连这两个颜色一起出现的都没有。

这品味也是没谁了。


雷狮最后放弃拿了条自个钟意的。

奶白色的,边缘有金色条纹,还印了颗星星。


说白了就是自己头巾的翻版。


可比他那条好看多了。

雷狮这样安慰自己却又有些小担心安迷修看不上。


后来一直走到安迷修家楼下雷狮才想起来没跟他事先通知一下,人要是不在不就白来一趟了。

他掏出新买的手机,天挺冷的,手机冰冷冷的屏幕凑到脸前,瞬间被呼出的热气裹上一层水雾。雷狮另一只手拎着东西空不出手来擦就只好拿着往衣服上蹭,一个没拿住直接就摔地上了。


“靠!”


这刚买的啊!!

雷狮心疼的捡起来,所幸只砸碎了个边角。但总归看着美中不足。


他点开通讯录,手机卡是直接移植过去的,备注一点没变。

安迷修是安,A。排开头第一个。


拨过去后只响了两下就接通了。


“……恶党?”


“你在家吗?”


“怎么了?你有什么事?”


“你在家吗?”


“……”“在的。”


“我过来把衣服还你。”


“不用麻烦,过几天上学的时候还吧。”


“知道了”“……那你现在在房间吗?”


“在。为什么问这个”


“你现在去把窗打开。然后往下看……”


雷狮抬头,属于安迷修房间的窗很快就被打开了,露出了一个棕色脑袋。


他觉得这情节俗极了。要这是一部电视剧的话他肯定马上就开口吐槽了。

但,雷狮觉得,主角是自己的话,还真的不错。


安迷修一眼就看见了雷狮,望过来的眼神里全是无奈,以及这之下藏着的欣喜。

他很开心。雷狮笃定。


“你既然已经到了的话就直说。何必拐弯抹角……”


“我乐意。”


“我现在下来,你等一会儿。”


安迷修挂了电话关了窗,马上就出现在了雷狮面前。

雷狮见他把门开了就要往里面走,安迷修占着门不让。


“外面这么冷你让我进去会死?”


“你不就来还个衣服吗。衣服给我,赶紧回去。”


安迷修扯过装衣服的袋子要关门,雷狮就抵着门不让。活像个强盗。


“你到底干嘛?”


雷狮递过另一只手提着的袋子,里面装的是围巾。


“围巾。”


“这不是我那根啊……还有好”那个丑字没来得及说出口。


“送你的。”


“为什么?”


安迷修的语气有些惶恐和急迫,询问理由像是在求证些什么东西。


我送喜欢的人东西难道还要理由?


雷狮撇撇嘴,却还是说

“……你那根我不小心搞丢了。”


没有,我明明放的好好的。


可安迷修像是瞬间放了心。

“是吗,其实不用赔的。”


赔什么呀,这是送的!

只是一个字的差异,代表的意义却完全不同。而安迷修又是知道这个道理的,他不是傻子,不可能看不出雷狮什么意思,所以才死咬着这一点不放。


可雷狮就不吃这一套。他决定摊牌。


“安迷修,我有话要说。”


“你上次不是说过了吗?”

他皱眉,有些生气的征兆。


雷狮知道自己在作死,但现在已经不可能住嘴了。

他必须要说。他得告诉安迷修。

说出来和藏着是不一样的。


“我喜欢你。”/“我知道!”


几乎是同时开的口,安迷修的声音压了雷狮一头,显得他那句告白轻的不行。


你知道……

你当然知道。


你也知道你喜欢我。


雷狮想不通安迷修在搞什么,只能憋一肚子火。

“你到底什么毛病?”


“我可以当作没听到……你回去吧。”


这比拒绝还来的残酷,他根本不肯接受这份感情。


“你为什么还是这样……?”


总是自己单方面的付出,单方面的喜欢,却不愿收到任何回应。


“不是的……雷狮。你不明白……”


行行行,全天下就你最清楚最明白,却还要把喜欢埋心里。雷狮已经没耐心陪他说有的没的了。


“可是你喜欢我。”


这句话仿佛一个导火索直接把安迷修给引爆了。

他冲上来抓住雷狮的衣领,整个人气的发抖却说不出一句话,雷狮看他下嘴唇都要咬破了。


他无法否认。


雷狮于是没有反抗,扯住安迷修抓他衣领的手往自己这边拉。


嘶————他手怎么这么冰。


“你不喜欢我?”

雷狮酝酿一下,然后把这段时间以来所有憋在心里的感情和苦水一口气全部吐出。


“那你干嘛对我这么好啊!!!”


他明显感受到安迷修愣了一下,然后手松开了他的衣领势要缩回去,雷狮抓着不让。


“是……你说的没错。”安迷修深呼吸“我喜欢你。”

他像是在自暴自弃,语气全是陈述自我感情时不该有的冰冷与无谓“从很早以前就是了。”


他咬了咬牙。使劲甩开了雷狮篡着他的手。


“所以……所以我才必须拒绝。因为你根本不用这么对我。”


是这样啊。


雷狮直视安迷修,眼里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我喜欢你……不是因为你喜欢我或是为我做的这些事。”

“就算你不喜欢我,你对我没有这么好,我也会一样,一样喜欢上你。喜欢上安迷修。”


安迷修不是不愿意收到喜欢的回应。而是不愿意因为这些而被告知喜欢。


雷狮现在告诉他了。

我喜欢你。

不是因为你做的事。

而是因为你就是安迷修。


雷狮很少说这么温情的话。大概这是第一次,他居然稍微有些害羞,抬手遮了遮脸。

心想本大爷第一次都给你了你要是还没些回应的话这脸白丟了。


安迷修低着头,久久没有动静。


别是感动傻了。


雷狮伸手去拉他。在碰到他的前一秒,安迷修终于开口了。


“你为什么……总是……总是能让我庆幸……”

“喜欢上的人是你。”


这算是答应了吗。


安迷修又接着说。

“可我没办法让你也这么觉得……”


不,挺好的。

雷狮想反驳。安迷修抢在他面前先说了

“围巾我收下了。”


雷狮不爽“这是送的。”


安迷修点头“恩,所以你等一下。”

他转身进屋,门没关,雷狮竟也没跟着。


安迷修一会儿就回来了,和那天一样手上拿着一袋山竹。

“你不是喜欢吃吗,送你的。”


雷狮不要。

回赠的话,就没有意义了。他不想让安迷修得逞。

“你不用送我。”


安迷修无奈,眼神里带着一丝恳求。

“你就当帮忙的吧,买太多吃不完了。”


雷狮还是不肯接。


他叹口气

“你知道吗……山竹放久了就不能吃了。”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但雷狮觉得安迷修这话绝不是表面意思。


最后还是收下了。


雷狮临走前向安迷修求证他的回复。


安迷修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这会儿本应该高兴的。可雷狮总觉得憋得慌,心里跟压了块石头似的。


“我可以抱一下你吗。”


沉默。


“可以啊。”


那里不对。绝对不对。

要是安迷修现在拒绝还好说。但他答应了。


雷狮后来没有抱安迷修。


明明成功了,明明他答应了。

为什么就是觉得缺了些什么。


雷狮肯定安迷修绝不会这么快就适应这份关系,他自己都还没转变过来。


可安迷修接受了他的表白,答应了他拥抱的请求。


他在迁就我。


雷狮后悔了。

他告诉安迷修让他休息,想让他别什么事都自己扛着,少一些压力。他不想再看到安迷修那疲惫的背影了。


可为什么。

安迷修看上去更累了。



(20)

评论(83)
热度(1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