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也不会给你棒棒糖

【雷安】正好20

(1)

(19)




那袋山竹拿回来后就一直放着没动。雷狮剥不来,也不想吃。


这算是确定关系了吗?

确定了。

但是很奇怪。


一点实感都没有,不是在一起了就应该做些什么,聊些什么,或者跟别人宣布一下。

雷狮想了想,这还真没几个人可以说,除去不在家的卡米尔也就是凯莉了。


他无聊,就真的给凯莉发了一句。

“在一起了。”


没头没尾,只有四个字。


那面显然也是很懵逼,连打了好几个问号。

雷狮不理,把记录往上翻才发现凯莉这两天和他发的消息特别多


除了那些迷之攻略就是让自己抓紧时间抓紧机会赶紧把人追了。

她之前还说慢慢来……


“你和安迷修在一起了?”


雷狮还是不应答,凯莉就直接qq电话拨过来。


“真的假的?这么快的啊?我才给你的攻略你就把人追了……”


“和你的攻略没关系,我自己追的。”


“追到了就好。不然他要走了就麻烦了。”


“他要走?”


“你不知道??!”


雷狮现在又想把手机摔了。碍于刚买还是没下的去手。

这个人是有多少事没和我说的。


但是,他又有什么必要和我说呢。


“我不知道。”


凯莉在电话那边轻声嘟囔什么“都是你男朋友了这点事都不知道”

雷狮火气瞬间就冒上来了。他不和我说我怎么知道啊。


“那你到是告诉我啊?!”


凯莉很少见雷狮这么生气的,本想让他自己去问安迷修,但要他这状态去问搞不准刚在一起就得分。


“额,我是听丹尼尔老师说的,他打算让安迷修转学。”


转学。


确实是一条出路,只是雷狮没想到安迷修的处境已经到了只能靠转学解决的地步。


“所以安迷修转吗?”


“我不知道啊!所以才催你赶紧把人追到手,没准他就留下来了。”


“他不能留下来。”


什么?凯莉以为自己没听清。她也是清楚安迷修的情况的,转学确实对安迷修好。但就以那两个家伙的性格来说这要是不赶紧在一起,没准一赌气就再也不联系了。


更重要的是。

雷狮是肯定不希望安迷修走的。


“你说什么?”


“我说——他不能留下来。”


雷狮想让安迷修走吗?不想。

安迷修想走吗?不知道。

他最后会走吗?不会。

为什么?因为雷狮跟他告白了。


这思路清晰的不得了。

安迷修一定会因为雷狮留下来的。


不能,雷狮不想让自己的感情成为安迷修的负担。


雷狮把和凯莉的电话挂了改拨安迷修

这段时间和他打电话的概率尤其多,大概是初中三年的总和。天知道最早他为什么会有安迷修的号码。


“雷狮……?什么事?”

他改口了,之前接电话第一句喊的是恶党。

雷狮还真宁愿自己不发现这些细节。


“你要转学?”


“你知道了……?”


“你瞒着我?”


互相质问真是没意思。

何况这也能叫瞒着?安迷修苦笑。

“我只是不说而已。”


“为什么不说?”


怎么今天这么咄咄逼人的。他叹气,不是今天,雷狮一直都是这样。

“没有必要。”


“因为你不打算走是吗。”


“……”

安迷修沉默,雷狮猜中了。


“你想让我走?”


“想。”


他听见安迷修轻轻地笑

“实话呢?”


果然不信。

雷狮长吸一口气。


“一点——都不想。”


“那我就不走了。”

安迷修笑得尾音都在颤。雷狮差一点就妥协了。


“你别管我了。”


“我做不到啊。”


真是蛮横的理由。雷狮听了高兴却又替他难过。

如果要平时雷狮找自己的优点,他能哇啦哇啦说一堆。可是现在……


自己到底哪里招你这么喜欢了。

我不过就是个雷狮。


一个在恋爱中一点上风都占不到的蠢蛋。


什么东西啊!自己这副鬼样子也好自称是雷狮的。

他捏紧了手机,刚要说话,手指上一阵疼,原来压到之前手机上摔出来的缺口,挺糙的擦破了些皮。雷狮先前没注意,倒吸一口凉气给安迷修听见了。


“怎么了?”


他是不是故意的。故意这么关心我,让我不忍心让他走。


雷狮模仿安迷修那天和他说话的语气。

“你真的不用因为我而留下来。”


“我没有。”

他说的果断,干净利落,却没有丝毫冷漠。就和他人一样


“我是自己想留下来的。”

安迷修也模仿那天雷狮告白时的语气。


真有趣。

雷狮学他说不用因为我而这么做。

他也学雷狮说不是因为你,而是自己这么想的。


风水轮流转是这个意思吗?


那上次输的是安迷修,这回就该是雷狮了。


雷狮说不过他,对话到这里该结束了。

他又不想就这么放弃。


电话还通着呢,可雷狮按不下那个红键,又不知道如何继续。

等对面挂吧。


可安迷修听雷狮没声音,半晌后开口


“你听我说,真的不是因为你。转学不仅麻烦,而且事态还没严重到那个地步,我可以试着……”

他解释了很多,雷狮后来没听进去。

因为他知道安迷修是在安慰他。说的很顺溜,语气听不出一丝窘迫。满满的游刃有余。

想要是早前的雷狮可能就放心了,现在的他是越听越悬,难受。


勉强撑着听到他说完。雷狮没心情应答。

安迷修顿了顿,又补了句。

“你放心,我这次不会一个人解决了”


以免让我担心是吗?


这刀补的真是痛快。


“滴——”

雷狮一声不响地挂了电话。


呵,有进步了,没摔。


一会儿安迷修又打了电话过来,连带着凯莉qq上的滴滴滴。雷狮嫌烦就把手机关机了。


他回忆和安迷修所有的通话,除了告白那天自己准备的小惊喜。全部,全部都是他单方面不讲理地给挂断了。

自己能给他省点事吗。


难道谈恋爱还能降年龄降智商,自己现在这脾气怕是只有五岁了。

五岁好啊,要是那面安迷修也五岁的话,是不是这些感情就可以简单点呢。



假期后来的时间雷狮是昏天暗地地躺床上睡,饿就了起来随便吃点,愣是不肯动山竹。实在睡不着,打游戏也好,埋头啃作业也好,总不能让自己闲着。

就算是开电脑上qq收消息,他也不想去开手机。耗着不是办法,但起码先过了这个点。


雷狮嘲笑自己这种赌气的行为换谁谁都会和他分手。

可安迷修绝对不会。


于是他更难受了。

最后他连假期怎么结束的都不知道。如果不是卡米尔回来了,雷狮可能还能趟一个星期。


“你怎么都不接电话?”


“啊,你回来了。”


卡米尔不清楚雷狮这几天经历了什么,只知道看着就跟戒/毒/所刚出来似得。颓废的不行。

“大哥你怎么了?”


是啊,我怎么了……

真特么矫情。


雷狮从来不觉得自己形象中该有矫情这条。

他稍微整顿了下心情,好歹自己才是哥,不能总让作弟弟的担心。


“趟太久咸鱼了呗。”


他演技不好,还好卡米尔懂得配合。

“你总是一到放假就躺着。多出去走走吧。”


没营养的对话。但还是得继续的。

雷狮叽呱叽呱随便说了些,全是他平时不会说的寒暄。

卡米尔都看不下去,就随便扯开了话题。结果没扯好。

“怎么有袋山竹,你什么时候会买水果了。”


不会,买不来,剥不来。反正我也不吃。


“别人送的,我不喜欢吃,你吃了吧。”


别人,他都懒得随便扯个人上去,直接别人。


卡米尔不想吃,他也觉得不能吃。就试探性地问了下

“不吃的话我扔了?”


雷狮犹豫了一会。

“扔吧。”


卡米尔后来没扔,雷狮也不管就那么放着。


“你手机怎么了。打你电话说是关机。”


“我换了个新的。”


这有什么因果关系吗?卡米尔纳闷。


“你打电话有要紧事吗?”


“没什么,我回来说也行。”


“那不说行吗?”


这懒到什么地步了。


“不行啊……”卡米尔咂咂嘴“很重要的事。”


……………


雷狮当然不矫情,不玻璃心。要真那样还是雷狮吗?

他自诩是个转换心情快的人。不过大抵只是演起来怎样的问题而已。


不怎样,他不会演戏。


所以上学还是摆着副臭脸呗。


安迷修回来了。


这一休学跟蜕变似得,之前还是众矢之的人物。现在他周围气氛和谐的不得了。被搭话的次数可能比雷狮还多。安迷修本人倒是没给什么好脸色的。


态度是很明确了。

安迷修不会做那个出头人。

但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魔法,竟一直没出事。


安迷修在学校没怎么找雷狮,应该是为了避嫌,回去偶尔能收到几条短信,电话也有,可结束的快。


好像很顺利,很和谐。

雷狮不觉得,他感觉安迷修跟绷着根神经似得,每天都活的拼尽全力。累的不行还要和自己摆笑脸。


于是安迷修倒下那天雷狮就跟意料中似得。

倒下,字面意思。

累的病倒了。


这天还是上学。安迷修下午没来,他休学后很少翘课了。

雷狮察觉不对劲,果断翘了课跑保健室。


他在那,和第一天一样,一个人躺在靠窗的床位上。


不巧的是丹尼尔也在。

安迷修原本大约是在闭目养神,听见雷狮开门的声音就睁眼朝他那面看,

眼里没有意外,却是雷狮不想看到的歉意。


他大概要和我说对不起了。


有什么好对不起的。


雷狮想抢先开口,结果第一句让丹尼尔说了去。


“安迷修你这样不行的,考虑一下去西校吧。”


他大概是想拒绝的,可看见雷狮的表情又犹豫了。最后只答了再考虑考虑。


这算什么?安迷修在顾及自己的感受。

雷狮清楚要是自己再说想让他离开,那这回就会答应了。因为自己。


丹尼尔看见雷狮来了,可能是故意而为的,叮嘱了安迷修两句就走了,


刚才嫌弃他在,现在人走了雷狮又觉得气氛尴尬。


还是安迷修先开的口。

“抱歉……”


因为猜到了,雷狮没有想象中的生气。

“你应该对你自己说抱歉而不是我。”


“那就当我是对恋人的礼貌吧。”


还真擅长圆场啊他。


雷狮坐在他旁边的床上酝酿话语。

“我来说个事。”


安迷修偏头

“恩,我或许是该去西校。”


屁,我不是说这个。


“我要走。”


“恩?”


“你听得懂吧,我要离开。转学,去自己的老家,很远,不会回来了。”

雷狮一口气说完。说的清楚明白。


安迷修还是疑惑。

“为什么?”


哪有什么为什么,一学年转学走的人那么多凭什么自己就得有个不得了的理由。

就是因为你在担心是因为自己而导致的是吗。


“安迷修你什么时候变成这副样子了呢。”


雷狮终于察觉他到底哪里不对劲,这或许是失去唯一亲人后开始的。

他克制住自己的火气,用所能达到的最平静,最认真的语气开口


“你从来都不该是一个为别人而活的人。”


安迷修会关心别人,会独立坚强。会把自己的喜欢和温柔给雷狮。

但这绝不是他必须要做的事,也不是他依赖着证明自己的事。


雷狮会用温柔和坚强去概括安迷修。

可世上哪有人能只用两个词就能概括。不过是这段时间,他被磨得只能看见这些了。


他该有更多的。


“自私一点吧。”

“对别人,对我不这么好也没关系的。”



安迷修看着雷狮,没有强牵的笑容,没有疲惫和无奈。只是看着,看了一会,累了于是闭眼躺下。

然后才开口。


“好。”


大概此时自己比他还释怀吧。


雷狮于是起身要走。他宣布了一件很大的事,却是前所未有的平静。

他很平静,安迷修也一样。


只是,只是……

只是他真的,真的一点也不想离开。


他没有因为安迷修而刻意,他不会,也不是。


很纯粹的不想离开,想和喜欢的人待在一起,想看见他。


可他不可能被喜欢牵扯一切。


“真不想走啊。”

雷狮吐露心声。


安迷修闭着眼睛背对他。

“那我不也一样吗……”


他们两个笑,笑得难受。

安迷修笑的剧烈,整个人躺在床上卷着被子颤抖。雷狮直担心这床别被他晃塌了。


笑完还没喘过起来,就问了个他自己大概都知道的问题。


“确认下,你不是因为我才走的吧。”


雷狮很少用这么欠揍的语气和安迷修说话了。


“你傻了么,你的心上人!雷狮大爷!也从来都不是一个会为别人而活的人。”


那么很好。

就该是这样。

厌恶与欣赏,竞争与认可。

这本就是份产生在两个自我意识强烈的人之间的麻烦的恋情。


我喜欢你,但首先我爱自己。




(21)

评论(53)
热度(1564)
© Mole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