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也不会给你棒棒糖

【雷安】正好22/Fin

七夕快乐!

(1) (21)


就像所有老师会说的那样,三年真的很短。

短到雷狮觉得明明昨天还翘课去撸串,今天他就得为志愿填什么而苦恼了。


他回去后读的学校比之前要好,如果说以前那个只是重点的话,那这个就是重点中的重点,211中的985了。鬼知道家里人是给他走了什么后路进去的,反正雷狮也不差那个实力。


先不论高三,高二剩下的时间就有得他忙的了。课程进度不同,再加之难了不少的教学内容。纵使是雷狮这样以前临时抱佛脚都能考个前五的学神也差不多该认真认真了。他本身对学习这种东西也不怎么排斥,懒散只是因为他没必要竭尽全力。而努力去做一件事的感觉并不坏,正巧他又需要这么一个环境去投入自己。


或许是某种默契。

他和安迷修再也没联系过。


于是在每天的学习,学习,和学习之外。雷狮偶尔,偶尔会在朋友圈里看到以前的那帮人的日常,他们显然比雷狮轻松多了,高三了还有闲工夫跑出来唱k。他能看到凯莉转发的金的说说里夹了张照片,安迷修露了个背影。然后雷狮点了个赞,就去看下一道高数题了。


高三真的是个神奇的时间段。它能让你觉得日子痛苦难熬莫名又过去的快。你每天骂着该死的教育制度,却在睡觉前又乖乖拿出题本刷了几道历年重点。那些会在床头、黑板、老师嘴里出现的励志话语最后嚼的无滋无味,还不如一次统考来的刺激。本身就是没必要的话,高三的学生已经一半跨入成年了,他们部分是有着明确目的性的,而另外大多数则是被所谓青春,所谓高三的风气被动趋势着。明明是被动,可“青春”和“高三”这两个词放一起,他们就会觉得好像不得不拼一把了。


因为年轻。

所以你有时间选择浪费一年来体会所谓“青春”,你也有时间选择在最后的时光过一把“高三”


但一般这些人到了填志愿的时候就会暴露的差不多。


雷狮不巧的属于后者。他还没想好报考哪所学校。

这个问题挺严重的。


好在雷狮成绩稳定,重点必进。最后单纯变成了他想去哪里过四年的问题而已。

这几天他天天拿着这几所大学和所在地的资料对比来对比去,也没弄出个究竟。


最后确定下来是因为凯莉的一条消息。

这姑娘好几个月没联系过自己了。估摸是在学习。现在到了填志愿的时间,十有八九是来咨询的。


确实和志愿有关,不过看着像是她在求自己咨询她。


“我打听到安迷修报哪所大学了!!”


可凯莉的下半句“你求我我就告诉你”打完还没发出去。

雷狮就甩了句“所以呢?”

然后下线闪人,从此失去联系。


他不会因为安迷修而影响自己的决定的。就算安迷修报考的大学在自己的候选范围内也不行。

同样的,他坚信,安迷修也是和自己一样的态度。



仿佛是某种约定。

他们都不会为了感情牺牲自己。



跟打了定心针似得。雷狮那之后很快做出了决定。

不在自己市,离以前的城市也很远。综合考虑是最想去的学校,凭自己的成绩选个中意的专业完全不是问题。

剩下的时间就是好好学习了。


……


高考完的那天,雷狮意外的麻木。

可能是对自己太自信了,又可能是这一年半过的一点实感都没有。

催人泪下的毕业典礼雷狮也是草草收的场,说到底其实他连班上人都没认全。

记忆深刻的只有自己对即将升入高三的弟弟说了一大堆所谓前人的经验的冠冕堂皇的话,最后成功收获一个白眼。


他觉得不应该这样,正常来说该是紧张点,激动点,感动点。

不紧张,自己成绩好,不激动,因为知道自己考的上,不感动,这些人我不熟。

雷狮能给自己所有的不正常反应找上理由。

外人看来只是一句话的事。

“你这人没有青春的吗?”


笑话,青春就意味着这些吗?


雷狮不置可否。


但自己确实是表现的不像是个刚步入成年的学生了。

很多人高三过后会像是经历了重生一样。自己却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雷狮想了想。

大概是找到了这一年半空虚的理由。太没质量。

他觉得所有该经历的情绪全被压缩在了那半年不到的时间里。


恐怕是整整三年的量。


雷狮性子并没有变。甚至是他的父母都觉得还是这个雷狮。

但他自己却清楚的很这半年带给了他什么。


他少了年少的轻狂与冲动,却不减傲气与不羁。

他改了感情上的贪婪与任性。转而懂得了尊重与理解。


从赌气到放下,从离家到回去。



细数所有。雷狮最后给自己这些定义了个并不很喜欢的词。


成长。



该死的一定会发生在所有人身上的事。

一个听起来幼稚的不得了的词汇。

却代表着成熟。


姑且就是这样吧。


雷狮告诉自己。

你长大了。


安心去上大学吧。


别想有的没的了。



他最后把通讯录里安迷修的电话删了。

并不是想永远断绝来往,也不是放弃了这断感情。


大概是一种故意而为之的美好期望吧。


这种行为挺能理解的。和大多数要开始新生活的人一样,会采取那么一些行动来标识。是给自己的提醒。看向未来吧。


……

雷狮的大学在H市。

一所理工科大学。


这里大学有个特异点,就是互相离得近。

于是雷狮便知道帕洛斯和佩利居然就考在隔壁学校。

溜出来买夜宵还能遇上的那种。


来报道的那天,雷狮并没有去翻找录取名单。

说到底安迷修考这里的几率是有的。

可他又不是来这里找安迷修的。


意外也有遇到认识的人。

并不怎么熟,雷狮想了很久才想起来这个人的名字。


“银爵?”


“雷狮?”


还他妈是一个寝室。

称兄道弟不过是几根串串的问题。不然再来几听啤酒。明天就是能同穿一条裤子的铁哥们了。

再加上同在当地的帕洛斯和佩利。雷狮的大学生活过的也是充实滋润。



神奇的事情半年后才发生。

雷狮晚上出去瞎浪回来晚了给寝室扣了分。

妈的都大学了谁他妈还管的这么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懂不懂啊。


于是银爵早上爬起来就看见雷狮对着扣分条咬牙切齿。



“哦,管纪律的是安迷修你去和他打个招呼把扣分条撤了吧。”



一句话的关键词太多。雷狮不知道抓哪个。

只好捏着那张扣分条在那里发愣。


我说这个字迹怎么这么熟悉……


银爵看他没反应,走过去要去拿雷狮手里的扣分条。

“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的话我替你去吧。”


去你个头!

雷狮把扣分条撕了。


“我靠你干啥?”银爵被他突然的行为吓到了“跟他闹掰了也不用这么气吧。”


谁和他闹掰了?!

雷狮朝银爵翻了个白眼。

“你说的安迷修是那个安迷修?”


不然还能谁?

银爵点头。


“他在我们学校?!”


这不废话。银爵嫌他烦。

“你不知道?我还以为你是刻意避着他。”


我还真不知道。

在学校游走了大半年。

他根本就没撞见过安迷修。


该怪学校太大还是安迷修有意而为之。


不管哪种雷狮都挺意外的。

他设想过惊喜的重逢。

浪漫的天都要塌下来我眼里只剩下你的那种。


最后竟然是傻逼银爵随口一提告诉他的。


生活总是在给我带来意外。


雷狮掏出手机。

他这两年根本没换过,还是那个缺了个口子的


他有时候觉得自己根本没必要存安迷修号码,也没必要存了再删。

因为这串数字背的比自己的身份证号码还熟。


明明是没刻意去记过的。


雷狮只能把这归咎于自己过于天才的大脑了。


“你在哪?”


没有问候没有铺垫。直奔主题。


“你赶紧来上课吧,再缺席期末总评过不了了。”


仿佛这两年都是空的。

他们的对话还是延续着昨天。


雷狮摁掉电话转身跑出寝室。没走十米又被一个喷嚏赶了回去。

现在是冬天啊。


他在银爵把寝室门关上前冲了进去,翻箱倒柜地找出那条围巾。却没戴上。

手拽着一路跑到自己的专业教室。


安迷修就站在门口。


雷狮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之前还以为终成陌路人,相隔天涯。

才知道这人每天就和自己隔了几十米的距离而已。


安迷修朝他招手,指指教室让他进去。


雷狮沉默着,跨步过去把围巾甩在了安迷修脸上。


“你可真厉害,别告诉我你和还是我一个专业的。”


“还真就是,我以为你上课一直睡觉看不到我的。”


没错,我没看到,我今天才知道你他妈居然在这个学校。


“为什么不来找我?”


安迷修把围巾从头上拿下来整理收好。他对雷狮的这个问题一点也不上心。

“你不也没来找我吗……”


“我那是不知道你在……”



明明多留些心就能看见的。

安迷修问他。


“如果我不在呢。”


废话一般的问题。

雷狮咂舌。


“吃好喝好睡好,做个雷狮。没了。”


“那不就可以了。”


并不是必需品。


没有少了谁就过不下去的生活。

所以安迷修什么时候出现都是一样。



只是,如果要有个必需的话。

我希望是你。


安迷修走到雷狮跟前,小心翼翼地把围巾给雷狮戴上。

他比他矮些,需要稍稍踮起脚尖。雷狮看他动作突然觉得可爱。

等到安迷修把围巾整个戴好,他才想起来要说的话。


“这个我还给你了。”


安迷修摇头。


“那我现在送给你。”


恩。

已经是你的东西了,怎么处置随你。


雷狮眯起眼睛笑,恍惚间看见安迷修张开双臂抱了上来。


却是一个真实存在的拥抱。


安迷修的两只手扣在他背上,抓的很紧。

“雷狮。”

“我喜欢你。”


雷狮想去看安迷修的表情。可他脸在雷狮肩膀上贴的紧。雷狮也不愿去挣脱,只是被安迷修的头发蹭的脸上有些痒,他吸了吸鼻子,选择了抱回去。


这一下冲的有些猛,安迷修差点没站稳摔倒。


回应呢?


“我好想你。”


这就是回应了。


不是非你莫属的那个人。

也不是注定在一起的余生。



正好是你。

那就够了。



--------------------

并不是什么眼前一亮的结局,很普通。

而且与其说是结局,不如说是补全吧。

毕竟只是个故事,我希望他们能重逢。

评论(115)
热度(2585)
© Mole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