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也不会给你棒棒糖

【雷安】At the Pole

国庆想出去玩,可哪里都人多,那么就来一场盛大的极地之旅吧。

*非原著,现代设定。

*1w字+

*私设雷狮俄/罗/斯人,安迷修英/国/人

 关于他们的院校是参考的University Centre in Svalbard(一所属于挪/威的全球最北的学校)这里改了一些设定,除了极地,还有教授其他地区的生存知识,是一所培养探险家的学校。

*很多都是瞎考据的,求考据党放过我。

以下是参考的游记↓

http://www.mafengwo.cn/i/5394392.html

http://www.mafengwo.cn/i/5626538.html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0710997




安迷修下了到极地的破冰船后才想起来一件事,于是叫住了收拾完毕正准备出发的格瑞。


“这里科研基地的信号能通到其他基地吗?”


他显然是觉得安迷修这个问题很无厘头。

“当然是可以。”


格瑞说话一如既往的简洁,旁边的银爵看不下去,平时同样懒得开口的他难能可贵地补充了几个字。

“就算是独立的考察也是要和总部联系的。”


“不……”安迷修颇显尴尬的摇头。“我是说私人向的通讯。”


银爵朝他投去不解的目光,安迷修不好意思地偏过脑袋,皮质的厚实手套裹着手指毛糙糙的划过他脸上一丁点露出的部分。


这里是南极。温度常年居于零下,呼出的水气可以在瞬间凝结成冰晶。

而处于这样的气候之下,安迷修竟然有些热。

他感叹有时候心理作用带来的影响真是不可忽视。


银爵不懂,可原本就和安迷修同队并且了解一些情况的格瑞自然是清楚的不得了的。

他白了安迷修一眼,叫他注意下分寸。安迷修低头无奈地轻声解释是情况特殊。


格瑞倒不是那种死守规矩不懂得变通的人。意思意思尽了小队长的职责后也就妥协了。

“那边有人能接自然不是问题。”

他说的委婉,没有指名道姓出那人是谁。

“基地管理人员我会和他们说的,快点走吧。”


安迷修小声道了谢后长吁了一口。结果把身体里屯起来的超标的热度给放了出去。

极地的冷气瞬间突破层层厚的衣物,钻进心窝子。


“真冷啊。”


……


和总部汇报完情况后就是给安迷修的时间了。


格瑞眼神暗示了一下他后就遣着银爵走。关上门前还贴心地留了句话


“有什么要说的趁现在吧,考察开始后就无法通讯了。”


恩,谢谢。安迷修转身和他点了下头,播着信号调节器的手不自觉地顿了下。


说道底都是那家伙的错。


“兹————”


“喂?听的见吗?”


“我靠!”

耳机里传来的声音安迷修再熟悉不过,这个人的语气总能把他平静似水的心境倒腾的翻天覆地。


“安迷修??!你真跑去南极了?!!你脑子没毛病吧!!”


他做着深呼吸,尽管基地内有暖气但极地的寒冷并不是那么容易就消耗殆尽的。吸入鼻子的依旧是液氮般骇人的冷。但这样做能让自己的火气平淡下去些。


“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这次考察活动我去极地。”


“他妈我们研究院校设在北极圈范围附近耶,你到底那根脑神经抽了去极地会想去南边那个???”


雷狮说的很占理,这看上去像是安迷修在申报的时候不小心填错了。可事实就是,安迷修现在在南极,他自己要来的。


那么他来干什么?

“看企鹅。”


“哈?”


安迷修现在有点儿生气。就一点点吧……好吧,挺生气的。

他早前和雷狮说过他一直想去南极看看企鹅。这次的极地项目有两个,南极和北极。

北极那儿的风景他早看腻了,还是南极的企鹅更吸引他。于是雷狮问他的时候他只说了是极地项目,并且一厢情愿地认为雷狮是记得他想去南极看企鹅的,所以故意没有细说是哪个。



“Ёб твою мать !你就为这破傻逼理由大老远绕过地球跑去那?看那些和你一样傻的鸟???”


“你别以为我听不懂俄语,你骂我就那么几个词。Russkies!”


“呵,伪英国绅士。”


安迷修还想再回怼几句,但这毕竟是占用官方路线在通话,幼稚的吵架也该有个人来停止了。

说说正事吧。


“所以你也报了极地项目?北边那个?”


提起这个雷狮就满肚子委屈,他是真想不到安迷修会跑南极去。还偷偷瞒着他报了个北极项目,想在集合日当天给他惊喜。


最后只有给自己的惊吓了。


“对,没错!”


他们院校就是专攻的极地研究,尤其是针对北极。别说雷狮大学的这门科还真挺出色,优秀地就差和北极熊摔跤这项过不去了。

不过最后这项是学校一些无聊的学生私自添加的,雷狮是跃跃欲试,但还是被安迷修制止了。


“一直看冰天雪地不腻的慌吗?”


“你那边不也是冰天雪地。。。”


雷狮简直是对话终结者。他看安迷修不答话怕是要挂掉,急急忙忙扯了个话题。


“话说你们那组就三个人?”


好在安迷修刚才真只是走神了而已。被雷狮扯回来后有些发愣。

“恩……格瑞,银爵,还有我。”


“哇靠,考核前五三个都在南极……”


安迷修确实只是因为企鹅就跑来了,可另两位可没他这么肤浅。

刚才提到他们院校专攻项目是极地研究,平常都常驻北极,早研究惯了,这会上南极,可不是得派几个靠谱的。


想到这安迷修就有些头痛,他本还就这这是大学组织的一次修学旅行来度假看企鹅,看来这次考察之旅是马虎不得了。


“你们北极组应该挺轻松吧……”


“那可不。”

雷狮这会儿火气也过了,到是挺乐意和安迷修闲扯些什么的。这次考察总时长有半年之久,就意味着他接下来和安迷修会有半年见不到面了。


靠,他和安迷修正式交往的时间撑死也就半年。


吐槽归吐槽,雷狮还是一边和安迷修说着他们那边的情况的。

“我感觉我们这破学校的人要完,居然有一半人都嫌懒报了北极这边。这样下次可能北极要出现历史人口密度最高了。”


“噗——”

雷狮心情颇为愉悦地收获着靠自己现编的段子换来的安迷修的笑声。

他很享受目前的氛围,于是继续说了下去

“唉,这次考察活动看来会很无聊,于是那帮人又搞了个傻逼活动。”


“恩?”


“驯服北极熊大赛。”


真是闲活得太久还是怎的。

安迷修皱眉,用雷狮听得出的警告声嘱咐、

“太危险了,你别去瞎搞。”


“没事,这算啥,他们还……”


安迷修没耐性听他说完了。他想起来一件能让现在的自己心跳加速的事。

“你上次就在非洲草原上用越野车去引来一只狮子。你不能消停会?”


雷狮哽咽,听出安迷修是真的在担心。就没继续说这些原本只是玩笑的话。他转了转念头,又把话头往不正经的方向转。


“非洲啊……说起这个我就觉得好笑。银爵居然在北极,我以为他这个肤色一定会去非洲那边找同胞的哈哈哈。”


“恩,雷狮,银爵是美国人。”


哦,所以这不是更要怼吗。


“我总觉得雷狮又在说我坏话。”


安迷修回头,银爵这时候已经开门进来了,他敲了敲门板,示意安迷修自己的存在。


“时间差不多了。”


唉。

该挂电话了,安迷修不是那种热衷于煲电话粥的人,只是现在挂了后距离下回通讯的时间实在太远,连他都有些不管不顾占着线路聊上个一天一夜的冲动。


就更别提雷狮了。


“好了,差不多了。我该挂电话了。”


所幸雷狮也不是那种死皮赖脸抓着电话不放的小屁孩。而且本身这个通话就是违反规定的,他到是清楚并理解的很。


不过……

“等一下,我还有话!”


“情话的话就算了吧。”


不是这个。雷狮朝那边打着哈哈。

“不过现在到是这个氛围,外面的极光很漂亮。”


“……”


“抱歉,你们那里现在是白天吧。”


安迷修都可以打赌刚才雷狮绝对是故意要气他的。


“说完了吗?”


“不不不!”雷狮语气急迫,安迷修能想象出他要是就在眼前的话一定是抓着自己手忙脚乱。

“你们南极考察的路线是什么?”


问这个做什么?

安迷修疑惑,却还是老实回答。


“第一阶段会在外围行动,主要是勘察企鹅的活动以及采样。然后会持续深入一直到南极点。”


“返航日呢?”


“到了南极点任务就完成了,应该会赶在南极的极昼结束前回到基地。具体事项的话,系统上应该能查到。你问这些来干什么?”


“你马上会知道的,你明天出发前能再使用一下这个终端吗?我会传输文件过来,你用你的私人工作机接收。”


“啊?”


“别管,接收就行。”


真搞不懂这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安迷修也只好听从嘱咐乖乖照做。


“那我这会真的挂断了?”


“挂断吧。”

“这个世界上最长的跨越了整整半个地球的长途。”


“噗——”

“滴——”


雷狮心满意足地听到了安迷修挂断前最后的笑声。



……


考察队出发在第二天。

安迷修起来的比别人早,悄悄摸摸爬到通讯中心,链接终端把雷狮传输过来的文件下了下来。

一共三个加密的文件夹附带一份txt文件。


三个文件夹分别标注着日期,也不知道是过去的还是将来的。


而txt文件命名上则写着:先看这个


安迷修将信将疑地点开。


是一小段话,字里行间透露着满满的雷狮气息。


那三个文件夹前两个的密码是日期当天正午的太阳高度角,你别去耍小聪明算出来,到了那天自己测,不然就没意思了



没头没尾连个问候和句号都懒得打。

可以说是十分雷狮了。


安迷修现在对文件夹里有什么是好奇的不得了。可他现在一没网二没资料根本没有便捷的途径可以立马知道,只能凭自己算。

但雷狮不让。


切你不让我算我就不算了吗?

安迷修想雷狮之前在北极的考察点不也是和自己一样的情况,他还不是自己算出来的。


尽管安迷修和雷狮在校的总成绩不相上下,但意外在这方面差了雷狮点。

他倒不是算不出,只是花的时间可能得比雷狮多些。考察活动蛮紧张的,起码眼前他抽不出时间来弄。


他也只好悻悻地暂时放弃。


那边格瑞来催人了。银爵也是一切准备就绪地瞧着远处跃跃欲试。


“走吧。”

“去看企鹅。”





第一阶段的活动范围基本是在南极洲外围一圈。

即便是在这个地球最南边,温度最低的大陆上,大自然也让一些神奇的生物出现在这里。


“那个是贼鸥?”


安迷修挤了下眼睛往远处看,极昼时段的南极会因为雪地的反光而刺眼的不行,他们不得不戴上墨镜来抵御强光,但同时也阻碍了视野的清晰性。安迷修瞅了半天才勉强认出


“是的。”

令他颇为打击的是,格瑞只是斜着瞟了一眼就确定了它的身份。


“在哪里在哪里??”


“银爵,好好开你的车。”


安迷修对于银爵这个人的印象在旅途开始后就被颠覆的差不多了。他对企鹅的执念恐怕比自己还要多。这让安迷修感到坦荡不少,可能理由不全是这个,但人家也算半个冲着企鹅就跑来南极的人。而感到可惜的是,大约真正来这里认真考察的只剩下格瑞一个人了。


“得了,银爵你待车顶观察动物吧,我来开车。”

格瑞过去拍了拍银爵的肩,然后他就一个急刹车停下了。差点没把安迷修手里的相机抖掉。


车子重新发动后安迷修惊魂未定地打开相机里的图库。

果然,刚才那张糊掉了。

有些遗憾,他刚刚偶然看见一只海豹爬上冰面,结果按下快门后就拍拍尾巴消失不见了。


他看着糊成一个黑点的海豹叹了口气,犹豫再三后还是取消了删除。


安迷修不怎么拍照,也不擅长拍照。但他这次却偏偏拿上了相机,拍照的欲望也前所未有地强烈。

大概对他来说,催使自己拍照的不是想记录什么,而是想把自己的所见所闻给别人看吧。



他们的车沿着海岸线开,这一带正是生物活动活跃的地区,于是银爵就好像完全遗忘了自己的高冷的人设了似得,一路激动地大呼小叫。最后来到企鹅的栖息的时候喉咙已经哑的差不多了。


他们之后的营地会驻扎在这里很长一段的时间以观察企鹅。

安迷修在车内打开工作用电脑写报告时才看到今天的日期,9月30日,是第一个文件夹上的日期。现在正午时间还没到,还有机会去测高度角。


最后他的报告只叙述了个目前进度就被外面两人的吵闹声给引了出去。


“银爵,注意科研人员的基本素养,你不能碰那些企鹅。”

格瑞双手抱胸站在车边看着被一圈企鹅簇拥着的银爵,颇有些无奈。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可是是他们自己靠过来的啊。”


安迷修站的老远都能体会到银爵的难受,企鹅在他脚边挤来挤去,断了他离开的后路,而碍于保护自然的原则他只好双手在空中胡乱抓着来释放摸企鹅冲动。


唉,这种受动物欢迎的体制真是羡慕不来。

安迷修举起拿在手里的相机,按下了快门。


测出正午太阳高度角后安迷修贴心地取了个整。


“密码错误。”


好吧,科研精神。

安迷修老老实实地输入原数字。


“正确。”


系统提示音叮——一声响

文件被打开,里面安安静静地躺着一张图片。


其他什么都没有。


雷狮又想弄些什么。


安迷修抱着这样的疑惑却还是点开了图片。


意外不是什么稀奇的风景,也不是壮丽的艺术品,一张很普通的照片,直男拍照方式,连滤镜都不加。


图中是两只玩偶,其中跪趴着的小狮子安迷修认得,是他今年送雷狮的生日礼物。

而旁边那只企鹅玩偶安迷修没见过。但是真的很可爱,如果他在街上通过玻璃橱柜看到它的话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买下来的那种。


企鹅上面一只套着白手套的手比着V字,安迷修一眼就认出那是雷狮的手。

现在他差不多可以确定,这只企鹅玩偶应该是他要送给自己的礼物。


雷狮没有忘记自己喜欢企鹅的事。


想到这安迷修就不自觉地笑了出来。

他再看眼旁边的小狮子,瞬间明白了雷狮的意思。


他想在送我东西的时候顺便道个歉。


小算盘可打的真溜。

但那又怎样,安迷修偏偏就很喜欢。


他把电脑从车里拿了出来,来自院校特别设计并制作的笔记本电脑,就算是在南极寒冷异常的温度下也能照常运行。

屏幕上的企鹅来到家乡熟悉的冰天雪地后仿佛偷偷拍了下翅膀,安迷修把电脑放在了雪地上,然后带着相机挑了个角度想把这只企鹅和别的一起拍摄在同一画面中。

他刚蹲下调整好就从相机屏幕里看到了能让自己觉得身处电影中的场景。


那些企鹅把电脑围了起来,簇拥着欢迎新来的同胞,其中几只还朝安迷修这里望,镜头感十足。

银爵在旁边大呼小叫说安迷修你是给这些企鹅下什么咒了吗,怎么你一拍照就老老实实地聚集过来。


下咒?

安迷修在心中偷偷笑。


确实不错,不过下咒的人不是我而是雷狮。

他到底是用什么方法才说服了这些小演员们给自己送上这么一份礼物。


好啦,谢谢你们。

生怕这些小家伙马上就要不乐意了,安迷修赶紧按下了快门。

而仿佛正如他猜想的一般,摄影结束后这些企鹅就跟杀青了一样,团团散去。


只有银爵还恋恋不舍的在后面追着。


“别跑啊!!!!”


……


“你瞎嚷嚷什么!”


雷狮感叹即便是带着羽绒的兜帽也不能阻止佩利的哭嚎刺激耳朵。


“哈哈哈,他们不是你的同类吗,怎么连一只雪橇犬都训练不好。”

帕罗斯拍了拍他乖巧的萨摩耶的脑袋,幸灾乐祸地看着佩利追着他的阿拉斯加跑。


“暗影嗜血王!!!你别跑啊。”


雷狮噗一口把嘴里的热茶喷了出来,颇为遗憾地看着它们变成冰屑永远留在这个极北之地。

“佩利你取的什么中二破名字?”


“你们不觉得很帅吗?”


帅个屁哦。


卡米尔看不下去,拉着红围巾遮着半张脸。

“不然你们把自己的宠物名都爆一遍。”


“白色恶魔。”


“雷皇。”


真是不是一路人,不进一家门。


“帕洛斯你那个可真是名副其实。”


“是吗?”

帕洛斯吹了一声口哨,在他脚边乖巧蹲着的萨摩耶们瞬间散开分别跑去另外三人那里卖萌示好。


“明明有这么可爱哦?”


“恶魔恶魔……”

说着雷狮拆了包狗粮,倒在手里想递过去给它吃。


结果好嘛,萨摩耶一爪子就拍雷狮手上,狗粮洒了一地。

“靠!”


“啊,我忘了说,他们不吃狗粮的。”


规定是不能在北极留下垃圾或是其他东西的,地上的狗粮必须处理干净。

雷狮朝自己的四只哈士奇里喊了一声雷皇,出来了一只毛色有些杂的哈士奇。


卡米尔看着好奇

“这是哈士奇?感觉毛色有些偏棕。”


“是哈士奇,不过不是纯种。”

雷狮指了指撒在雪地上的狗粮,示意它吃干净。


“不过老大你居然养的哈士奇耶。”

佩利总算是把自己撒链跑掉的阿拉斯加给追回来了,他果然是属于吹阿拉斯加贬哈士奇派。


雷狮意外没有生气。

“哈士奇可是征服南极的狗。”


“我们现在在北极。”


但另一个人现在在南极呢。


雷皇比想象中乖巧的多,一点也不符合他哈士奇的身份,头伏在地上乖巧地吃完了狗粮。

“乖孩子。”雷狮蹲下摸它的头,雷皇兴奋地腾起来扑在他肩上舔了下雷狮的脸。


“大哥,这只哈士奇不是学校的吧。”


“对啊。当时为了把它带过来费了不少劲呢。”

雷狮依旧逗着狗玩,视线没离开过雷皇。


“那之后的雪橇比赛……”


“你放心。”雷狮站起来

“绝对能赢。”


既然自己的大哥都这么说了,卡米尔当然是选择信任他。

不过这只杂种哈士奇到底什么来头,能让雷狮这么喜欢。


“它是安迷修捡回来的。”


“捡的?”


“是啊,他本来是就是心软偷偷收养了而已。不过我从它身上看到了属于雪橇犬的天赋。”


雷狮说着吹了下口哨,雷皇立即跑来他脚下待命。


“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吧!”


“汪!”


他挥了下手,示意众人集合!


“那么出发吧!”


……


“我们该出发了……银爵。”


格瑞已经对银爵痴恋企鹅的行为淡漠了,自己先蹲在驾驶座里,把拉人的任务留给了安迷修。


“让我再看一会……等会往里走可就看不到这么多动物了。”


他说的确实没错,越接近南极点生物就越少,再好看的风景都会因安静而变得冷漠。

“唉,可我们已经和东方站说好了过去整顿的日期。”


“没事,等会让你们见识下赛车手的真本事。”


喂喂,这可是在南极啊。


最后还是拖了大半天,而事实证明银爵确实没吹牛逼。他让安迷修和格瑞充分体会到了在南极飙车的感受。使得他们中途还有时间停下来采样和欣赏风景。


“那里有ice wave。”

安迷修的潜意思很明显了,他想去看看。但迫于格瑞无言的压力,还是说的比较委婉。


“去吧!”

最后敲定的是银爵,他大概是做好了再飙一回车的准备了。


安迷修记得雷狮一直想看看ice wave。


他说波涛汹涌的海浪在攀上南极陆地时被瞬间静止。如果自己的船还有不能去往的海洋不能承受的风浪的话,那一定是它了。


连雷狮都没有办法的ice wave。

真想看看啊。


实物比他想象的壮观的多。


他们从冰裂缝里进入,从内部观赏到了这个庞然大物,这才真正体会到大自然的浩瀚与美丽。

你只能观赏,却永远不能征服她。

算是明白雷狮的遗憾了。


顺着冰裂缝里小小的路径走,仿佛在经历一场奇异的冒险,说这是通往仙境的路一点也不夸张,它的颜色从幽蓝到深紫,临近出口时再变回蓝,最后到达仙境南极。

这一路安迷修的相机没停过,他想告诉雷狮,他去看了ice wave,那个你一直向往的地方,它最里面的颜色是和你眼睛一样的紫。



那之后便一路通往科考站。


三人里严格来说只有格瑞会俄语,安迷修算是耳濡目染懂一些,不过大多是骂人的,实在不好开口。

他们会在这里休息一礼拜,然后踏上去往南极点的征途。


格瑞过来告诉安迷修说这里的网能用,不过实在是太靠里了,信号不好。


“能发邮件吗?”


“发邮件就可以了?”


“恩。”


安迷修把相机里的图片全部打包放到邮件里,传输完毕后才发现自己不知道说什么。

那就学雷狮吧。于是只简洁地附上了四个字加一个标点。


“发送。”


……


“发送。”


“好了报名表提交好了。”


雷狮放下鼠标转身面对另外三人。


“拿下雪橇比赛后难道我们就要止步于此吗!”


“当然不!”


“好的!那么下一个北冰洋航行比赛的冠军是!”


“雷狮海盗团!”


“对,这是我们最擅长的领域,我们一定会第一个到达终点的!”


“……”


雷狮颇为生气地冲他们吼

“你们这里应该再激动些,喊哦!!。还有你卡米尔,你刚才根本没声音。”


“……”


“帕洛斯,哦帕洛斯你还是别回应了,语气一点都不正经。”


“……”


“佩利,佩利你做的很好。”


“老大,我是不是该开始改造船了,不然……”


急什么。雷狮转身回去玩电脑,一点都没打算开始工作。


“能威胁到我们的那几个全都不在,剩下也就鬼狐天冲还有些竞争力。”


“不过听说他一直在找北极狐,这场比赛我们就算玩都能赢。”


听雷狮这么说,原本其实就没啥干劲的几个人呼的一拥而散,独留雷狮一人盯着电脑还在捣鼓些啥。


“叮——”


邮件?


呦呵,安迷修发来的。

是一连串的图片,雷狮很有耐性地一张张看过去。


他看到了去往南极洲路上的风景,海浪与浮出水面的鲸鱼,以及偶然越过的岬海燕。

远处的南极洲静静等候在那里,它不欢迎任何人来,却也不会赶任何人走。


这是一场神圣的旅程。

雷狮有些后悔没去南极了。不,他本来就很后悔。


通过安迷修的照片,雷狮一路跟随着他们在南极洲的足迹。


“这是什么?”


雷狮盯着一张照片上海岸边的黑色小点疑惑。

“安迷修的拍照技术果然还是没有长进。”


“哈哈哈哈哈,这张银爵笑死我了。保存保存,下次用来嘲笑他。”


他点击查看下一张,然后从照片里看到了照片。

每张照片都标识有日期,那张簇拥着电脑的企鹅照片正是雷狮给安迷修第一个文件所标识的那天。


也就是说,他马上就给出了回应。


——好吧,接受你的道歉。


“还放在雪地里拍照,看来是很喜欢了……”


雷狮突然想到了很有意思的东西,把那只原本打算送给安迷修的企鹅拿出来放在电脑旁,屏幕上是刚才的照片,他把窗帘拉开,外面是有着极光的夜景。


他没有相机,就用手机将就了一下。却弄得像模像样。

“说茄子!”

“咔擦——”


这是一只跨越了南北极的企鹅。

却只有他们知晓。



后面还有很多照片,都以风景为主,偶尔格瑞和银爵会出镜,却从来没有看到过安迷修的身影。


这人怎么拍照都不拍自己的?

雷狮吐槽归吐槽,却是懂安迷修拍照的目的。但以他的立场来说,还是比较想看到他的脸啊。


看来是更期待重逢的日子了。


雷狮继续扫图,眼睛稍微被主色调偏白的照片刺激到了,他揉了揉眼,鼠标却还是继续往下点,于是在睁开眼的时候,他看到了一片漂亮的篮。


“ice wave……”


他去了啊。


这一张安迷修终于现身了,可只有一只手,比成了V字形。


“切,这有什么好得意的。”


雷狮说着不在意,却还是连叹了好几口气。

可以的话,真想和你一起站在那。


还疑惑着安迷修怎么光发图不写字,图片就拉到了最后。那里小小地挤着四五个字,雷狮凑近电脑瞪大眼睛读了出来。


“企鹅好臭。”


……


“安迷修你电脑怎么这么臭?”


“之前被企鹅蹭了一圈,我又没法洗,就这么臭了……”


银爵夸张地扇了下鼻子。

“你别让格瑞闻到,不然他得把你的电脑扔出去。”


“别让我闻到什么?”


安迷修吓得啪一下把电脑按上。有些头痛地听见了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他可修不来电脑啊……


尽管如此,心理素质过硬的安迷修还是对格瑞抱了一个笑脸。

“没什么,我们赶紧出发吧。”


去南极点的路程是由格瑞来驾驶的,于是安迷修就抓着银爵躲在车后面捣鼓电脑。

“这你得负一半责任,说实话也没见你对恶臭之源有什么反应的,怎么对我电脑这么敏感。”


银爵摊手

“对象不同嘛……”


安迷修朝他翻了个白眼。

“你得把它修好。”


银爵继续摊手。

“不会啊……但是格瑞会,我去和他说?”


“算了吧,算了吧。”安迷修看着黑掉的电脑屏幕皱眉,他的报告到是问题不大,反正也没写多少,只是雷狮的那几个文件……

“你能把电脑里的数据转到手机上吗?”


“这我倒会。”

银爵说着往鼻子里塞了用餐巾纸卷成的小圆条,一脸嫌弃的开始了工作。


“你这里有几个文件加了密码耶,要我帮你去了吗?”


“……”安迷修纠结再三,还是打算尊重雷狮的劳动成果。

“不用了。”

何况下一个日期不远了。


他们最后在1月1日到达了阿蒙森-斯科特站。

那是一座建立在南极点的科考站,以先后登陆南极点的两位探险家命名。


大约是一个世纪以前的故事了。

两个国家的探险队在南极展开角逐,第一位到达的阿蒙森缔造光荣,而晚来的斯科特虽然失败却也没有因此失去盛名,他固然倒在了南极的冰天雪地中,但他依然不失为一位英雄。


安迷修脱帽致礼。

“伟大的探险家兼海军上校罗伯特·斯科特先生。我于今日到达南极点,来到了您曾踏足的地方。国王在您逝世后追封您为骑士,这是属于您的荣耀,而您的精神我将一生铭记在心。”




“快来!”


格瑞和银爵已经到达地理极点纪念标志了,那是一个插在地上的顶着个球的棍,外貌说实话并不见得有多好看。但他代表的意义却是巨大的。


bottom of the world


我们到了!


听说绕着这个标志走一圈就是饶地球一周,真是简短而又非凡的体验,连格瑞都有些跃跃欲试。


等另外两人都玩累进去休息的时候。安迷修靠在标志上拿出了手机。

今天是1月1日,是第二个文件夹标注的日期。


“他是算好了我到极点这一天打开吗?”


既然如此,安迷修决定在这神圣的地方看看雷狮到底打算弄些什么花样。


与第一个文件夹不同,第二个文件里放的是文本文件。


他要说什么?



『我正在你脚下6356.755 公里远的地方。』


6356.755 公里

是两极之间的距离。

是现在雷狮和安迷修之间的距离。


他们在世界的两个极点。

遥远却又在同一条线上。


就像他们在学校时一样,两人分别住在隔壁寝室,偶尔会敲着墙壁和对方说话。


只不过现在所隔的墙壁是名为地球的巨大屏障。


安迷修轻轻跺了跺脚。


“你在吗?”


……


航行比赛雷狮进行的不是很顺利,他们在北冰洋里迷路了,也看不见有其他路过的船只。

总之很糟糕。


“大哥,我都和你说过要准备充分一点了,你这段时间一直抱着电脑在看什么。”


没什么。就是偷偷去了趟南极“旅游”


“卡米尔别光说我了,那两人不也什么事都没干吗?”


帕洛斯和佩利不约而同地移开视线,嘴里还吹着口哨。


“怎么办,要求救吗?”


“太丢脸了,我游也要游到终点去。”


“好,那我们数一二三,一起把佩利扔海里。”


另外三人在一边吵闹,雷狮意外没有这个心思,他有些焦躁地抬头看看北极布满了极光和星星的夜空,壮丽的很,可现在却不是欣赏的好时机。


唉,有点想他了啊。


雷狮的目光漫不经心地随着天空的星座游走,他的记忆力和眼力都很优秀,甚至是能分辨出每一个星座并叫出名字。


而最闪亮的一颗,他却叫不出来。

但这其实是一颗连小孩子都知道的星星。


“额……这个叫什么来着。”


就和做数学题一样,当你好久一段时间沉浸在高数和微积分里后,可能连做简单的加减法都会出错。

一语概之就是,大脑短路了。


雷狮尽全力回忆着,才侃侃记起一点。

“好像安迷修说过……”




——“它就像守护星,你走在哪里它都会在你的上方跟着,不觉得很神奇吗?”


——“那是因为它在北半球延伸的地轴上,而当你前往南半球的时候它就看不见了。”


——“没关系,因为你会和我一起去南半球的吧?”



“真是抱歉啊……”


雷狮摸了摸被冻红的鼻子。


“北极星。”


“?”


“跟着北极星走吧。”



一路上演速度与激情冲向没有边境的海岸, 就算不知道方向也没有关系,北极星一定会指引我们。

他在,他一定在。


于夜光中显现的浮冰,这里开始船就不能开过去了。


他们找了处较为平坦的冰岸登陆,卡米尔朝四周望,没有其他船来过的痕迹。

“大哥你不用担心,看来我们还是第一……可以慢慢……”


“老大你怎么跑了?”



雷狮继续朝着北极星跑,仿佛那就是宣告胜利的标志。

在看到一面插在冰地上的立标后他才终于放慢脚步。


那是一个红色的小立标。


NORTH 90°N POLE


比赛的终点是——北极点。


他到了。


此刻,北极星正于他上方闪耀。


雷狮把凑过去把耳朵贴在立标上,像是在偷听隔壁人的悄悄话。



“我在。”



……



『我在世界的尽头,我在想你』



……


浩瀚的征途终于完成了。

回程之旅总是带着些忧伤。


安迷修慢悠悠地开着返航车,耳边时不时传来格瑞的催促。

他们总算还是在极昼结束前回到了出发的科研基地。


基地人员说这里的网线连上了,虽然还不稳定,大致的通讯应该没问题。

但这三人看着一点也不像急着想念自己的亲朋好友的样子,格瑞在基地继续研究,银爵开始赶报告。

而安迷修则静静地坐下来整理他所拍的照片。


他当然想和雷狮联系一下,可这不是还剩着一个文件吗?


3月21日。


是今天了。


可雷狮只告诉了他前两个的密码,却没说这第三个。

那会是什么?


今天南极将会有夜晚降临,这个白色的大陆终于要迎来黑暗与星光了。


晚上他们三个出去看夜景,尽管分别在地球的两端,南极的天空也和北极一样美丽。

安迷修这次出来忘带相机了,就打算用手机将就一下,毕竟这里的天空给北极的人看来也没啥稀奇的。


他打开手机,惊愕地发现屏幕上跳出来一个问题,怎么调都调不掉。

是中病毒了吗?


仔细观察才发现这个问题是来自雷狮的第三个文件,看来是这家伙给文件编了什么特别的代码,会在21日的一定时间跳出来。


『我能看见而你所不能看见的。』


是什么?这多着呢……


北极有而南极没有的东西,北极熊、海象、狐狸……

哦,还有北极星。


北极星?


安迷修想了想,输入了Polestar。


正确。


最后的文件里是一个视屏。


雷狮蠢了吧唧的脸马上凑了出来。


“没想到安迷修你这么傻居然猜对密码了。首先还是勉为其难地先庆祝你一下吧,恭喜你顺利完成考察活动,不过这时候的我应该已经赢得了雪橇比赛和北冰洋航行赛了。赶紧夸奖一下你雷狮大爷!”


雷狮特地停了一会,大概是在给安迷修时间来夸赞他。

这显然会是沉默的60秒。


“好了,我当然不会无聊地拍个视频和你拉家常。”

“安迷修。”

“交往一周年纪念日快乐。”


确实,是在这两天了,但被雷狮以这种方式说出来,安迷修还是能感觉到自己心里踊跃出来的快乐与激动,以及欣慰。


还以为你把纪念日忘了

还以为纪念日见不到你了。


谢谢。



“礼物的话……”

雷狮突然指了指上面,侧身让开,相机上移。那是和现在南极一样璀璨的北极星空。


“你那里现在应该也是夜晚吧。”


“但是就算南极的星空再漂亮,它也缺少了一样东西。”


镜头对准了天空最亮的那颗星。

“北极星,现在我把它带来南极了。”

“要想好了,对于它来说,这可不是跨越半个地球就能解决的问题了,他从北极的上空移去南极上空可是要花去好几万甚至好几亿光年的时间。但是现在他来了。”


“安迷修,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噗,最后一句话也太尬了吧。

安迷修吐槽,却觉得鼻子有些酸,搞什么浪漫啊这家伙。


他把手机举高,视频里是雷狮的脸以及身后浩瀚的北极星空,北极星在其中尤为耀眼。

这片星空却在举起后与南极的合为一体。


“我现在在南极,而我本该在这里所不能拥有的两样事物却都来到了我身边”


“雷狮,以及一直守护在身后的北极星。”


“那我现在可以说是拥有一切了吧。”


好久不见。

我想你了。


说着安迷修马上给雷狮拨去了电话。


“你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啊。”


“你说呢,搞这么一出戏。”


“你不喜欢?”


“废话。”

当然喜欢了。


雷狮在那边得意的笑,也不枉他费这么多心思搞出来的小浪漫了。


“你在做什么?”


老老实实说想和我聊天不行吗?雷狮无奈于安迷修的不坦诚。


“等日出,我们这里天要亮了。”


“……”


“和我一起吗?”


“好。”


这里是南极,是深夜,安迷修却看到了天边泛起的白。


……


考察之旅终于结束了,之后是自由休整期。度假、回家都由你自己选。

雷狮在安迷修离开前和他通了个电话。


“我们在哪里见面呢?”


“到热带雨林区的金组那里去怎么样,从最冷到最热,一定很刺激。”


“好。”


“结束了啊。”


“?”


雷狮不自觉地笑出声。

“这个长达半年的两极之旅,终于结束了。”


“是啊,结束了。”


……

安迷修向格瑞和银爵说明了之后,他们都表示愿意同安迷修一起去金小队所在的刚果盆地项目区。

和金联系后的一星期就到达了。


金这小伙显然是在那里玩嗨了,晒黑不少,热情招呼着三人介绍着当地的自然特色。

银爵马上重操旧业投入到对动物的热忱中。格瑞到是对金贴上来的叙旧不为所动。


最后是凯莉和紫堂幻照看的安迷修。


“那个?请问雷狮有来过这里吗?”

安迷修放下行李后,礼貌地朝一直挥手扇风的长发女孩搭话。


“唉你说这天真是越来越热了,真是受不了,紫堂你能帮我去拿杯水吗?安迷修你刚刚说什么?”


“额……没什么。”


奇怪,雷狮也说是今天到的。

打个电话问一下吧。

结果倒是对方先吼了出来、


“安迷修你人呢?”


“我到了啊……”他疑惑


“那不对啊,我也到了。”


“可我没看见你人。”

他觉得事情好像有些不对了,于是道

“问一下吧。”


“那个!金!”

“喂!嘉德罗斯!”


等等等等等等!!

“雷狮/安迷修,你刚刚喊谁?”


好了,这下是知道怎么回事了。


“停,雷狮,我先说,你现在在哪里?”


“那还用问,热带雨……”


安迷修打断他

“不是,具体是在哪?”


“南美洲的亚马逊平原,和嘉德罗斯他们在一起。”


“你不是说到金组吗?可金他们在刚果盆地啊!”


“谁告诉你金组是指金他们啦,我说的嘉德罗斯。”


“……”


闹了个乌龙。


这能怪谁?安迷修又气又笑,最后无奈问雷狮


“那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再跨越一次半球呗。”


哈哈,是这样没错,两人不约而同地笑。

在哪里又怎样,隔着多远又怎样。


他们还是……


“出发吧。”


Fear not that the life shall come to an end, but rather fear that it shall never have a beginning.


Fin




————————————

也是想写很久的一篇了,很高兴能在今天这个喜庆的日子发出来。

恭喜雷安登顶!!!!


下面是一些解释。

Ёб твою мать:草/你/妈/的

Russkies:俄/国/佬

Fear not that the life shall come to an end, but rather fear that it shall never have a beginning.

不要害怕你的生活将要结束,应该担心你的生活永远不曾真正开始。


另外关于南极的科考站,其实都很先进的,有网络,有各种娱乐设备。

还有人会在南极游泳。以及去那里旅游真的很贵。

评论(42)
热度(1088)
© Mole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