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eko

关注我也不会给你好吃的。

© Moleko | Powered by LOFTER

【雷安】举头三尺有神明 1

*神仙pa

*ooc预警

*部分设定自《贫乏神来了》




和大多数嫌命长又活得无聊的神仙一样,安迷修最擅长的就是给自己没事找事了。


虽然用他自己的话说


“这是天降正义。”



路过的月老凯莉忍不住吐槽

“是天降霉运吧。”



安迷修无法反驳。

对的,他是神仙。是个霉神。


也就是……扫把星。


“别用那个名字叫我!严格的来说是,命运属运势格里掌管厄运一方的神仙。”


“就是扫把星嘛哈哈。”

地仙艾比完全不想听安迷修那宛如绕口令般的解释。


“所以说呢,你在干嘛?”



“天降正义。”


话题又回到开头了。


艾比啧一声然后锤了下安迷修的脑袋。

“说人话。”


他有苦说不出,但面对的毕竟是自己很有好感的艾比小姐。

“恩,就是找那些运势好过头的家伙,使绊让他到倒霉……”


“哦吼,就是所谓的走狗屎运往往预示着倒大霉是吧”


我有这么险恶一定要让他们断胳膊少腿再来个不治之症吗。


“那到不是,就是搓搓他们锐气。用人类的话来说就是……”


“早点让那帮小兔崽子体会到社会的险恶。”



艾比不解“为什么?让他们就这样顺顺利利地不好吗?”


这你就不懂了吧,安迷修自作长者般睿智的表情“哪有人能一帆风顺啊,早点失败,早点站起来。”


什么俗套鸡汤?

“算了算了,本小姐没兴趣了。你要不现场给我演示一下?”


安迷修的表情瞬间就变得严肃起来,活像个历经了社会险恶的年过半百的老头子。

“这,我遇到了一个问题。”


“就是这家伙吧。”从开头沉默到现在的艾比的孪生弟弟埃米终于说话了,颇有些成熟社会人的游刃有余感。


“装什么深沉。”艾比顺势给了他一个板栗。


但这直接戳破安迷修就有些过分了。他苦笑,说好的成熟社会人呢,台阶都不留一下。


在这里,安迷修他确实是遇到了一个问题。

关系着他神仙面子的问题。


说道底神仙去干涉凡人的事不过是为了给自己找乐子,享受享受掌控全局的中二感,末了还能感叹一句。

“啊,渺小而愚蠢的人类。”


可要是被凡人耍着玩就有些过意不去了,甚至很丢面子。

不如说,太丢面子了。



“让你说人话,你老是逼逼叨这么多干什么。”


艾比透过三世镜看人间的样子,这神器已经进化的和平板没什么两样了。

她双指放大画面,指着一个黑发男子的背影。

“这小子怎么了?……哎呦,看着挺帅的。”


安迷修沉默,点开旁边的道具栏,选了个花盆图标移到这个人的头顶。

于是凡间就莫名其妙降下一盆六月雪。在底下的寒风萧瑟中显得格外反季节。


眼看着要撞上那人头顶了。猝然间天外飞来一颗棒球。直直击走花盆。而那个少年甚至一点土渣都没有沾到发丝。



“你看看嘛。”安迷修的声音颇为悲惨,“这附近一个空地都没有,怎么可能有人打棒球!!!”


“那他刚刚路过的大厦也没有阳台。”


这一句仿佛提醒了安迷修什么

“你说会不会有人和我一样,我在这里搞破坏,那边就有人在保护他。”


“你可想多了。”埃米禁不住想吐槽。结果她老姐倒是附和,看着那名少年转过来后的长相陷入了沉思

“长这么帅很容易激起女子的保护欲。”


“是吧,肯定是这样。”言罢就转身想去找出那个所谓的幕后黑手。


“不过你可拉倒吧,”艾比一把拉回安迷修。“天上管运势的女神仙就那么几个,可都比你忙多了。没空管这小白脸的。”


埃米接上“这种人就是那些传说中命运的宠儿,走到哪里都被世间万物庇护着。就是神仙也得认命,搞不过的就是搞不过。早点放弃吧,仙生长着呢。”


艾比说他弟说的好,还嘱咐安迷修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去参加天庭动员大会,最近光吃不做的越来越多了,我们要创造积极向上的和谐社会。


话是听了,改还是另一回事。

安迷修意外是个倔脾气,他不知为何就是看这个18岁的人类男性莫名其妙的不爽,掐指一算自己1900岁的仙龄,这屁孩子还没自己年纪的一百分之一大呢!


转头又拿起平板搞破坏,但最终结果还是一样,总有种不可抗力在干扰他。假使没有神仙保护他,那这运势得是有多好,于是安迷修又网购了个仙器——阴阳镜。决定一睹这“天选之人”的福运气场。这不看还好,一看仙眼都差点被闪瞎。半径八十八米范围内全被这人金光闪闪的福运笼罩。


安迷修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在跟个什么怪物作对啊,就是神仙下凡也没这么大气场吧。

或许这人将来能得道飞升。


想到这安迷修又急了,这运势不飞升简直浪费,但要飞升呢肯定要经历磨难,就这小伙目前为止的人生,就和坐着高达一样,将来渡起劫来肯定熬不过,到时候就是说出“连我爸爸都没打过我”这种话也是毫无违和感的吧。


于是拿下眼镜,摸两滴不存在的眼泪,颇为怜悯的看着那名黑发少年。


或许是第六感,黑发少年注意到了什么,抬起头望着并不存在的镜头,目光竟与安迷修对上了

安迷修一惊。又马上恢复过来,不可能的,怎么可能有凡人看的到神仙。


结果马上被打脸。


少年朝着镜头露出了一个颇为嘲讽的笑脸,嘴里似乎在说“来呀、”

一股子艹天曰地的龙傲天感。


这发挑衅实在是好。

安迷修马上改主意了,掏出自己四十米长刀,决定亲自上人间给他上个人生一课。


走出两步又想着这么这么难搞还是坐下准备。回来将黑发少年的资料查了个透彻。

知道了这人名字叫雷狮,父母健在,在外独居,有弟有房。命中注定主角命。


总结来说,不当神仙简直浪费!

但安迷修在助他飞升和毁他仙途之间只犹豫了一秒就选择了后者。


磨好刀带上道具往通天洞里信仰一跃,这无聊神仙就这么被气下了凡害人。


……………………


雷狮目前为止的十八年人生简直可以说是坐上了变形金刚。


要风有风,要雨得雨,口一张饭就来,手一伸钱就来。中奖中到手抽筋,情缘好到赛皇帝。


可是,在这么顺利的人生道路上,居然出现了那么一点,那么一点点的小波折。


居然有霉运想要降临到他身上,没错,想要降临,但是回回都被他的壕运阻止了。

介于他平常经常无聊看神魔小说,马上就联想到上头没准有人想搞他。


不会吧……


在某次差点被从没有阳台的大厦上掉下来的花盆砸中后,雷狮将信将疑地抬头看了一下天空,尝试性地露出了一个挑衅的笑容。末了又觉得自己白痴,哪有神仙会被这种挑衅气下凡来。


哈哈自嘲后就不把这当一回事了。

况且这种突如其来的“乐子”还挺好,他自觉之前一帆风顺的人生太没意思了。


可是,这之后他立刻发现了一件十分令人毛骨悚然的事。

厄运突然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不怀好意的视线。


在排除了跟踪狂和偷窥狂的选项后,他从网上邪门科普里认定,估计是被什么不好的东西缠上了,可能这也算是霉运的一种。虽然伤不到自己,但总归不好受。

于是有天晚上,他在房间角落摆上网购来的据说能使鬼显形月xiao一/万/目/前/打zhe的神奇道具,然后锁上门上,拉上窗帘,眼睛颇为自信地盯着那块空地,用一种知晓一切的语气开了口

“出来吧,我知道你在。”


半分钟过去,没有反应。


雷狮呵一声,然后踢翻了道具。刚拿起手机想退货就看见黑掉的屏幕上自己背后站着一个人。

用看白痴的眼光看着自己。


在确定他是什么之前,雷狮不敢动,默默用手机观察背后,直到他看到这个人,从空气中掏出一把长剑,直直往自己背上戳去。


机智如他,取代躲闪的竟是一句“呵,我就知道你会现身。”


那人刀明显一顿,雷狮反手夺过。得意之前一边端详这人一边想自信地说出这人身份。

“终于现身了吧,你这个……这个……”


这名棕发青年穿着与常人无异,不透明,没有黑气,没有仙气。实在看不出是个啥。


安迷修见他夺自己剑也没惊讶,趁雷狮结巴扯回刀就往雷狮头上砍去


“是你祖宗。”


场面凝固在安迷修停刀,不能算是停刀,就是砍到雷狮头上的时候,被一睹空气墙挡着了。

一边砍不动,另一边不敢动就保持着这一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的场景对起了话


“怎么可能,世上竟有我砍不动的福运。你什么人?!”


雷狮翻白眼。

“你祖宗。”


“可恶。”安迷修收起刀往另一方向砍,还是被挡住了。


这下雷狮可不怕了。“矮油您什么人呀,知不知道私闯民宅犯法的,话说你怎么进来的。”


安迷修黑脸:“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难道还能是神仙下饭不成。”


他点头“正是。”


雷狮马上联想到之前那一连串怪事。“就是你吧,之前总拿些奇怪道具让我倒霉。”


“我不是……”


“你们神仙都这样吗?都这么不讲道理,还欺负一般人。”


哪壶不开提哪壶。你是一般人吗?!


想到着安迷修就委屈呀,气呀。


“你知不知道你福气量异常啊。”他收剑盘腿坐地上开始抱怨。“搞得你这块地方阴阳不平衡。”


“我福气值高关阴阳不平衡屁事,顶多阳气过剩。”


安迷修虽是怀着私心赌气下来的,但这雷狮确实是个麻烦。

“你大概不知道。阳代表好运,阴代表厄运。一块地方的阴阳值是恒定的,你一个人把这块地大半的阳气全占了,其他人就只能倒霉了。”


本身他会发现雷狮这个人就是因为这块地方倒霉的人太多了,他是霉神,自然很容易注意到。


雷狮哦了一声,“那还是关我屁事。”


安迷修皱眉,“你就没有一点,慈悲心吗?”


“慈悲心?我又不是佛祖神仙,因为我运气好就要砍我好运来接济别人?这和打地主有什么区别?”


雷狮说的一点没错,安迷修知道理不在自己这,但总归看不惯他的想法,又找不到说辞来劝,于是提起刀又想动手。


“那就没办法了。”


结果雷狮倒还是那副坦然自若的样子“唉对了,你什么神仙呀。”


好死不死,偏偏问这个。安迷修黑着张脸不说话。


“你能砍好运,难道你是……霉神。”


安迷修抓剑的手冒出了青筋。


“哈哈哈猜中了?扫把星?”



“扫把星你祖宗。”


评论(17)
热度(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