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eko

关注我也不会给你好吃的。

© Moleko | Powered by LOFTER

【雷安】举头三尺有神明 2

*神仙pa

*真的ooc

(1)


安迷修伤不到雷狮分毫,倒是差点把他房子拆了。一切混战还是中止在第三者的插入。


有人在敲雷狮的房门,这位应该是与他同居的弟弟卡米尔。


“大哥,怎么了?”


雷狮想跑去解锁开门,被安迷修拦了下来。又不嫌事大,随即喊

“快报jin……”


安迷修把刀插地上,换手捂住了他的嘴。


“叫警察也没用。”

“唉我好像能直接碰你耶。不知道能不能直接勒死。”


这边雷狮也不是什么羸弱的小鲜肉,近身肉搏厉害的很,两人一下子缠斗在地上。半天分不出胜负。门外卡米尔突然没有了声音,安迷修放心起身又想去抓刀拆房,雷狮自己躺地上又不让他起来,于是提住了安迷修裤子。


“我去你好生卑鄙!”



雷狮正要反击就被一阵开门声打断了,一紧张手上一用力。


“我不放心就用备用钥匙进来看看……”


……


“打扰了。”




一面安迷修还没来得及解释什么,雷狮关注点不对地开了口:

“原来神仙都是穿红内裤的呀。”



“不,今年是我本命年。”



尴尬的人只是安迷修,雷狮丝毫不觉尴尬,一边和他拉锯战还有心情扯闲话。



“唉,那老头子您贵庚啊。我过了今年生日18了。”


哦,原来还没十八。


“我年龄除一百还比你多二。”


“是多了二。”


“……”

“小屁孩我用我比你多出来的1883年的仙生经历劝你积点口德。”


“才1900岁,挺年轻的呀。就别一副老前辈的样子了,还以为多大的神仙呢。”


这话让安迷修听蒙了,这1900岁在凡人眼里可不是个小数,试问哪一个凡人听了他这年龄不望尘莫及的,难道这位“雷狮大人”还真是哪位他不认识的天仙下凡。


而雷狮还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听我神棍同学说的,他说厉害的神仙都有10000年以上的岁数呢。你这样的——”他特意手低下去比了个矮人的高度:“小屁孩都算不上。”


雷狮今天第二次戳中安迷修的爆点了。确实如雷狮所说,他这年龄在天庭里都得算到最小的那批,到凡间来吹嘘一波还好,在天庭提阅历那可是要笑死人的,好在他实力品行都过的去,没什么前辈拿这个刁难他。况且他前面还有个年龄不到10000就闹的天庭天翻地覆的嘉德罗斯前辈在。


于是嘴硬一下

“实力和年龄又不是成正比的。”


“看不出来。”这指的就是安迷修砍他半天房子都快拆完了,雷狮一根眼睫毛都没掉。


这样砍下去也不是办法,既已知道自己刀对他没用,再砍就是摆明了和他玩了,不能让雷狮这逼崽子觉得自己一点威胁都没有。但是动手又动不过他。思量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傻啊,我神仙啊,不会用法术啊。立刻就先将自己隐形了。


雷狮看到安迷修突然消失才知道这傻神仙终于反应过来了,顿觉不妙。


“我靠你好卑鄙。”


“有本事你也修仙用法术啊。”


“你可别乱来,现在可是文明开化的时代啊。”


“……”

“不满我说,你真很有修仙天赋。”


“传销组织也是这么说的。”


安迷修觉得一本正经告诉他你是个可塑之才的自己真是傻子。


“我跟你讲雷狮……认真点,我能飞,你看不到我,我抓着你把你从18层楼丢出去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帅死呗。”


言罢安迷修也不和他废话,动手就去拦他咯吱窝。


雷狮被他挠的痒痒一边笑一边挣扎:“我靠哈哈现在法治社会,你别哈哈乱来。”


似是安迷修发现雷狮比想象中重,把他丢下去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没提半米又把他放下来了。


这下雷狮觉得安迷修一点威胁没有了,完全就是在和他玩玩,嘴又开始贱。

“您这手段也太不高明了。就没什么像神仙一点的手段吗。”


“打爆狗头算不算?”


“不算。我也能。”


“……”

“我现在就能画个阵送你去圣地亚哥。”


“你信不信我这运势,游都能游回来。”


“那不可能。法治社会,你这是非fa yi民,要被扣留的。”


妈的这神仙学的还挺快,开始反怼自己了。

两人沉默了几秒,还是雷狮有些后怕地开了口

“你不会真把我传外地去?”


“不大会,这样治标不治本,这块地是阴阳平衡了,你去的那块地方就又不平衡了。”


合着我才是瘟神?


“所以?”


“所以只能分田地了。”


雷狮叹口气倒在床上,“我也不是死不肯分……实话说一帆风顺的人生也太无聊了,正想来点刺激的,可是——”他朝四周望了望,安迷修还是没显形“可是某个家伙无能,我想分也没办法分啊。”


这话听着当是大公无私、慷慨解囊,怎么被他说出来就这么不中听呢。


“田地分不成,只能把地主打死了。”


“打死我?”雷狮一下子坐起来。


安迷修要是说些什么回怼还好,可他不吭声,雷狮就有些慌了。


“不是吧,你们神仙不杀人的吧……”


“是不杀,杀了别人不知道,怎么能算杀呢?”


“真是一点都不法治……”


“谁管你法不法治,天上不归你管。”


话没听完雷狮就感觉到脖子上被谁勒着。这下子看不见人,打都不知道往哪打,下意识就想报警。好在外面卡米尔注意到了情况的不对劲,提着把扫帚破门而入,结果就看见了雷狮躺在床上和空气斗智斗勇。卡米尔想了想,大约犹豫了半秒钟,眼睛一闭,扫把一伸,直往雷狮头上拍去。这一下本应打中安迷修的,但人家好歹神仙一名,躲开还不轻松,扫帚就直接到了雷狮脸上。


“你这是要谋害亲哥啊……”


“我以为你中邪了,”卡米尔面无表情“刚才那人呢?”


这会儿安迷修已经现行,背手站于房间一角,这么一看还颇有仙风道骨的姿色。他眯起眼正打量着卡米尔。

这人刚才那一扫帚是身法了得,该说不愧是雷狮的弟弟,这人也是周身福气环绕,光环是没雷狮大,但颇有些和他本人给人感觉一样的克制因素在。


不知不觉打量了许久,卡米尔忍不住问他哥

“这人为什么一直盯着我?”


“他断袖。”


“你……!”


雷狮嗖一下从床上跳起来。

“干嘛?我们现在可是两个人,怎么不打了?打不过了是吧?!”


“我没打算杀你……”安迷修尴尬地咳了两下“就看你不顺眼,吓唬你一下。”


雷狮板过脸不说话,不过他本来也没觉得安迷修会弄死他,就算真要弄,他也弄不死。


“你这神仙和小混混有什么区别。”


“有,小混混打人要负责,我不用。”


这句话雷狮听得来劲了“谁说的你不用负责,我受害者我说了算。”


“你他ma……”


“神仙骂人了!”


卡米尔在旁边仿佛在听两人讲相声,白眼都不知道在心里默默翻了几回了。到这里实在听不下去,出面打断。

“到底怎么回事。”


由于这少年方才的身段颇得安迷修赏识,他很给面子的停了下来,很乐意听他说两句。雷狮那面是他弟弟,不给面子不大好,于是一五一十地全给卡米尔讲了。


听完缘由,不知为何卡米尔看他两的眼神更加微妙了。

“我有个问题,不知当……”


“随便问!”安迷修此刻到是一脸潇洒


“大哥他是因为运气过好阳气远大于阴气才导致这块地阴阳不平衡的吧,普通人呢。”


“普通人阴阳平衡,你大哥哪里算是阳气远大于阴气,他根本没有阴气。”


“好,那可以推断,阴大于阳的时候是厄运,阳大于阴的时候是好运。因为这里大多数的阳气都聚集在大哥身上,剩下的普通人无法保持阴阳平衡才会倒霉。那么……”

“如果有一个人,他能聚集大量的阴气,那剩下的部分不就平衡了?”


“恩你说的有道理,虽然总量减少,但是关键在于平衡……”

安迷修一敲掌“行得通!”


于是不由得衷心佩服起这个少年来,一边拍他肩,一边和雷狮说“哎你可真是有个聪明绝顶好弟弟。”


“哪里哪里。”

三人哈哈一阵,互相微笑而对。


“那么。”安迷修收起笑容“去哪里找这个人呢?”


“你说呢?”雷狮笑着看他。


“霉神大人?”


评论(12)
热度(282)